特斯拉的魔咒,蔚来们难以幸免?

姚安 黑智

刚出生就自带明星光环的蔚来汽车近日再次豪掷千金在上海核心区增开体验店,而与此同时也被曝出巨额“亏损”、交付困难等问题。持续烧钱,量产难题依然在困扰特斯拉,蔚来正在经历特斯拉类似的挑战。


作者 | 姚安  编辑 | 叶丽丽

本文由全天候科技(ID:iawtmt)授权转载(全天候科技是华尔街见闻发起的原创科技新媒体,悦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


8月2日,电动汽车初创公司的小鹏汽车宣布获得40亿元B+轮融资,公司估值近250亿元。这又是一起互联网电动车企的大额融资。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以前觉得别人做车需要100亿元太夸张,后来自己做车才知道200亿元都不够花。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也曾经说过,“200亿元是造车的门槛,没有200亿元的资金准备就别想进来。”


作为互联网电动车企领域的明星企业,媒体曝出的一份蔚来汽车2017年9月的融资文件显示,蔚来汽车总融资已经超过150亿元,至今股东超50家。


对于这些互联网电动车企来说,资金、造车资质、落地生产、供应链管理,都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何小鹏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即使有了钱,造车的难度也比互联网创业要难10倍以上。


尽管颇受资本市场青睐,在汽车的生产上,蔚来汽车也遇到了问题。近期有媒体曝出蔚来汽车面临量产交付问题。


去年12月,蔚来汽车发布ES8车型时,李斌表示,这款车将在2018年4月开始首批交付,后来蔚来汽车又宣布调整到五月份交付。在5月18日的一次ES8试驾活动中,李斌表示6月内要交付550辆车。但据全天候科技获悉,从3月份至6月末,蔚来ES8市场零售交付总数在130辆左右。


而蔚来的资金面也并非高枕无忧。李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的亏损将不止51亿元,并表示,蔚来汽车还不是一个成熟的公司,他更愿意称之为投资和投入,而并不是“亏损”。


在汽车行业内,把出身于互联网科创公司或者其他非关联产业跨界从事智能电动车制造的入局者称为“造车新势力”,以区别于传统汽车企业。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的新势力企业超过50家,比较有知名度的是蔚来、小鹏、奇点、威马等。


作为电动汽车的鼻祖,特斯拉一直面临资金和量产问题。今年8月2日特斯拉公布的2018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净亏损为7.175亿美元,亏损幅度较去年同期扩大85.29%。加上第一季度7.85亿美元的净亏损额,上半年特斯拉亏损已超过15亿美元。


同时,特斯拉也面临量产问题。自去年7月推出以来,特斯拉Model 3一直面临量产问题。最初特斯拉预计在2017年12月达到每周5000辆的生产量,在去年11月特斯拉将这个目标推迟到了2018年第一季度,后来再次推迟。直到今年第二季度末才成功实现周产5000辆Model 3的产能目标。


对于特斯拉的中国门徒们来说,在大额融资之后,很快也将面临特斯拉遇到过的问题。


高端形象的代价


7月28日,蔚来汽车的第七家体验店开业。该店位于上海市地标性建筑上海中心大厦,一层面积1300多平米。发布会现场,李斌详解了这家店面的来之不易,而媒体关心的是价格不菲的花销。


蔚来汽车的销售模式类似于特斯拉,订单式生产、自建销售体系。目前蔚来汽车的销售体验店已经开到第七家,覆盖了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核心城市。蔚来的体验店一般都开在前述城市的CBD区域,比如长安街、太古汇、珠江新城等,这使得租金成为一笔大额支出。


据悉,蔚来汽车在太古汇门店的投入约达8000万元,北京东方广场的年租金也预计在8000万元左右,上海中心的年租金至少要达到上亿元。以此推算,单七家门店的运维支出,每年将超过5亿元,而这一数字,随着蔚来汽车门店的增加而不断上升。


特斯拉选择直营销售,并非标新立异,而是无奈之举。在《电动车战争》一书中,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表示,在电动车的早期发展过程中,汽车经销商因不擅长处理电动车售后问题而故意引导消费者购买传统燃油车,且经销商环节增加了消费者的购车成本,这间接导致了电动车的推广困难。


而蔚来汽车却出于完全不同的考虑。李斌认为,中国汽车进口关税降低后,国外豪华车品牌如奔驰、宝马、奥迪等,在中国将更具备竞争优势,这会对中国的国产电动车形成压力。而提升品牌形象,就是蔚来的未雨绸缪。“一个品牌的高度是由最低的地方决定,不可能说我车卖得跟宝马、奔驰一个档次,然后其它方面比他们矮穷挫一节。”李斌说。


从蔚来汽车选取地标性建筑开门店、豪华而颇具科技感的店面装修风格来看,蔚来汽车在营造一个高端汽车品牌的形象。


值得一提的是,有来自蔚来汽车的消息人士称,未来该企业在店面方面的支出很可能会超过汽车核心技术研发方面的投入。


“初创企业门店的投入不能单纯切割来看,他们一定是有过较为周全的计算,可以算作一种获客成本。”专注于汽车市场信息服务的跨国资讯平台J D Power中国区副总裁梅松林对全天候科技说。在他看来,如果网红门店能够带来口碑和客户,这种投入就不能简单称之为“刷存在感”。


事实上比起令人咋舌的“形象投入”,去年蔚来汽车的新闻发布会同样大手笔,耗资巨大。2017年12月末,蔚来汽车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召开首款量产车型ES8的新闻发布会。这个场馆,也是贾跃亭的乐视超级汽车LeSEE首款概念车的发布地。


8架飞机、60节高铁车厢、19家五星级酒店、5000名ES8准用户以及当红乐队 Imagine Dragons。这场耗资8000万元的发布会,一度成为科技记者朋友圈的刷屏事件,这一发布会,让这个电动车初创企业在赚足了眼球的同时也饱受质疑。


ES8是一款纯电动7座SUV。基础版补贴前起售价44.8万,“代工厂”为江淮汽车,双方于2016年4月签署了约100亿元的战略合作协议,一期规划产能5万辆。


比起定价颇高的新车,行业热议的还是换电模式。纯电动车目前普遍存在里程焦虑,蔚来汽车为解决这一痛点,为旗下产品提供充电和换电两种服务模式。换电是指直接为消费者更换充满电的电池组,可节省车辆自带电池充电的等待时间。


蔚来汽车称,其一次换电可在3分钟内完成。至2020年,蔚来汽车计划在全国建设1100个换电站。实际上换电并非蔚来首创,特斯拉也有类似方案,但最终因为成本过高而未普及。行业分析人士表示,达到与加油站一样普及率的换电站,需要千亿级资本推动,依靠一家企业难以做到,因此落地难度极大,比较像一个“噱头”。


罗兰贝格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吴钊告诉全天候科技,对于创业型企业,持续的市场的活力有助于增加对资本的吸引力,这或许也是马斯克一直“颇为高调”的原因。


无独有偶,在中国也有一个号称产品对标特斯拉Model X的“效仿者”。在互联网行业浸润多年的李斌,曾一手把经营十年的易车网扶持上市,深谙互联网的时代营销的重要性。“还是要做品牌,做一个高端品牌,在胡同里面搞个店,那不靠谱。”李斌曾在接受采访时说。


2014年成立之初,蔚来汽车就因为豪华的投资团队先声夺人。2014年11月,李斌、李想、马化腾、刘强东、雷军、张磊共同成立蔚来汽车。2017年9月媒体曝出的一份融资文件显示,蔚来汽车总融资已经超过150亿元。其投资方不仅有腾讯、百度、京东等互联网巨头,还包括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红杉资本、愉悦资本、淡马锡、新桥资本、IDG资本等投资公司以及国开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等。


今年2月,蔚来汽车将要赴美IPO的消息不胫而走。据悉,蔚来汽车已经聘请包括摩根士丹利、高盛、美银美林、瑞士信贷、花旗集团、德银、摩根大通和瑞银集团在内的八家银行为上市做准备,意在为自动驾驶和电动技术领域的发展寻求资金。一时间蔚来或存资金缺口的猜测声不绝于耳。


全天候科技在多方询问过程中,不管是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还是蔚来资本高管,均对资金现状三缄其口,称“资金问题是公司机密,不便回应。”根据网传版消息,蔚来赴美上市的融资规模最高将达20亿美元,这遭到了蔚来汽车高层的否认,蔚来官方宣称,目前正在全力备战ES8的交付,无心顾及其他。


全天候科技独家获悉,蔚来汽车的部分供应商因为甲方还款不及时,已经把原来约定数月账期的付款方式更改为周付,以避免对方还款不及时造成的还款压力。


此前亦有媒体报道称,蔚来内部人士透露盈利预测报告,蔚来汽车计划2018年实现整车3万辆的销量,营业收入114亿元,同时预计亏损51亿元。对此李斌称“亏的不止51亿元”,不过在他看来,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尚未打开市场,前期投入难以称得上“亏损”,他更愿意称之为投资。


另外,多位接近李斌的汽车行业人士均表示,作为互联网以及汽车圈内的相对成功人士,李斌有自己的渠道和资源,其资本联合方优于小鹏汽车等其他同行,即便存在资金压力也只是短期周转不灵。




量产交付成难题


在诸多质疑中,行业内聚焦的还是蔚来首款车ES8的量产交付问题。在去年12月的发布会上,李斌曾表示,ES8将于今年4月开始首批交付。至4月下旬北京车展,量产交付跳票,蔚来汽车的官方解释为由于产品需要进行安全性检验,造成实际交付时间比此前内部计划有所延迟,将调整至5月下旬。


5月31日,蔚来汽车完成了10辆ES8创始版的首批交付,交付对象为蔚来汽车内部员工,包括李斌、秦力洪等高管。6月28日蔚来汽车开始面向普通用户交付。根据蔚来汽车最近的计划,预计在今年10月1日前完成1万辆创始版ES8将全部交付。


不过,这一目标或难达成。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组成员李颜伟统计,从3月份至6月末,蔚来ES8市场零售交付总数在130辆左右。李颜伟称蔚来汽车6月零售数据中单位用户占63%,存在蔚来竞争品牌购买用作对比分析的可能性。


另据前述知情人士透露,蔚来汽车一年内给某零部件供应商的设计图已经更改不下三次,且下单量仅为数百辆的小单。有资深汽车研发人员告诉全天候科技,这意味着,该企业的产品尚处于质量测试阶段,距离稳定量产尚有很大距离。


目前ES8的量产车间是江淮汽车与蔚来汽车共同打造。由于ES8是全铝车身,制造工艺不同于传统钢制车身,因此需专门的生产线,其技术难点在于铝材的焊接。有业内声音质疑道,江淮汽车一直专注于经济车的制造,并无高端车型的制造经验,或难保证新产品的质量。


今年4月,在投资者互动平台,江淮汽车回应称,该公司与蔚来汽车目前正在集中精力做好ES8的高品质量产、交付的准备工作,该厂区的设计产能可达10万辆。不过据一位6月曾到该厂区的汽车行业资深人士透露,在其到访期间合肥工厂不似寻常厂房作业声隆隆,这一方面与厂区自动化程度高有关,但也不排除其作业线不饱和的可能。


李斌在今年4月给一家财富管理公司站台时,曾坦言其经商之道,“以前我觉得找到牛的人、足够多的钱、产品定义好、合作伙伴找好,再加上在智能化领域的创新,就应该很有竞争力。但其实并不是这样。我们不仅需要有足够的钱,还要有足够多的时间,没有太多的机会给我们犯错。”


2018年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非同寻常,蔚来、小鹏汽车、奇点、威马几家互联网车企,都曾经宣布在今年年底前交付量产。现在他们不可避免地要面对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各家的竞争火药味也越加浓烈。


在小鹏汽车和蔚来汽车将首批车交付给内部员工时,威马汽车创始人兼CEO沈晖在“2018中国汽车新创峰会”上直言,“新造车企业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只交付给内部员工或者个别熟人,而是一般的普通用户。”


根据此前宣布的计划,威马汽车在今年9月也要开始交付首款车型威马EX5,首批一万辆车要在年底前完成交付。


其他的车企,诸如前途、奇点等也很快要面临量产大关。何小鹏曾经提到,规模交付的难度比想象的要高,没有一家新兴造车企业能够在今年实现规模交付。而随着此前宣布的量产时间越来越接近,留给这些“造车新势力”的时间不多了。



黑智最近文章:


“离职能影响中国登月”的大牛加入的那家民企,是什么样的公司?9月28日

亦庄民企中,也能走出“马斯克”。

流利说登陆纽交所:不用人类的“AI英语老师”真能颠覆传统教育?9月27日

“AI教育”的第一家上市公司诞生了。

AI+大数据:二手车电商的“升阶”战9月26日

度过草莽时代的二手车电商,下一轮竞争关键词是“数据”和“算法”。

1页PPT、3分钟演讲,89岁阿蒂亚爵爷的黎曼猜想证明是闹剧还是天才?9月25日

世界七大数学难题之一,就这样被破解了?

热门文章:

陕西第一美女居然在西安,99%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2016年5月27日

潮人说 万万没想到,陕西这么大,第一美女竟在西安!!

成都63个地方降下“天网”,这些行为要遭拍,你可能就干过2016年6月3日

34个路口、29个街道设置“天眼地网”,戳进来看有没有你常去的路段

中国古代每逢新君登基或统治时都要翻一翻《周易》才能放心改年号2016年6月6日

中国历史上出现过的年号共有八百多个

不看完这几点,去4S店试驾也是白跑一趟!2016年6月11日

本文为12缸汽车(微信号:kf12gang)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完整出处!买车绝对是个麻烦事。 从最早决定买

握方向盘的姿势出卖了你!十种姿势你是哪种?2016年6月12日

你开车的时候怎么握方向盘?有人统计了十种姿势,可能会代表不同的人格!1.完美主义:一切都喜欢照规矩来,必须精

(┯_┯)广告君被屏蔽了~~~

感谢您的支持,请按照如下步骤取消屏蔽ABBAO的广告(详细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