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怀孕瞒着父母产下孩子,得知男子身份后全家奔溃了

第1章 我好这口

  嗯~啊……

  隐忍而又娇媚的呻吟声,随着摇晃的车厢此起彼伏。

  黑色的车玻璃挡住里面的春光,不过光听这勾魂的喊叫,就知道里面干的多激烈。

  徐漫手中抓着B超单,望着不远处摇摆的豪车。

  这车不是别人的,而是她丈夫的,此刻他的丈夫正在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

  哦,不,这不是别的女人,而是徐漫的朋友外加同学。

  她的指甲穿过纸,狠进掌心的肉里,好像只有用这样自残的方式,才能忽略心上的痛。

  徐漫把手中的检查单装好,仰着头走过去。

  现实版的正房撕小三没有上演,徐漫优雅的敲了敲车玻璃。

  几分钟后,车窗降下,沈心暖衣衫不整的依偎在陆亦深怀里,胸口露着大片大片的肌肤。

  隐约可以看见上面的红印子。

  至于怎能弄上去的,大家心知肚明。

  陆亦深靠着椅背,慵懒肆意,完全没有被捉奸的窘迫,从容淡定没有一丝一毫的狼狈。

  “陆太太有事?”

  徐漫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监控,笑的明媚又灿烂,“就算情难自禁,咱是不是得找个隐蔽的地方?怎么,要现场直播?”

  陆亦深自动忽略了她的话,所有的关注点都在她的脸上。

  知道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在笑?

  莫名有股火在陆亦深的心底燃烧。

  他压下怒意,笑的帅气逼人,“我就好这口。”

  “既然你喜欢,那继续。”徐漫走的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望着那道走的干脆的背影,心底的火几乎将陆亦深吞噬。

  徐漫刚进门,陆亦深就紧跟着进来。

  她回头看了陆亦深一眼,“就这么进来,不用送沈心暖么?”

  陆亦深眯着眼眸看徐漫,“心暖怀孕了。”

  看着她刀枪不入的模样,陆亦深就想撕破她,看她心里到底装了什么。

  有几个女人能接受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女人,并且怀孕呢?

  陆亦深盯着徐漫的表情看。

  很期待她会有失控的表情。

  徐漫攥紧了握在手中的包,胸口像是破了一个洞,冷风飕飕的刮,刮的她心肺疼。

  她强装笑脸,“那恭喜你,你那么爱沈心暖,现在你们有孩子了是不是很高兴?”

  陆亦深扯着唇角,“当然。”

  就那么简单的两个字眼,组合在一起,几乎击碎了徐漫心底最后一道防线。

  四年前恒康面临破产,徐漫让父亲帮助陆亦深,徐父不同意,徐漫用命威胁自己的父亲帮助陆亦深。

  徐父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思,便提出要求,让陆亦深娶自己的女儿。

  那时陆亦深有爱人,她就是沈心暖。

  也是这个原因,让陆亦深总觉得亏欠了沈心暖。

  徐漫沈心暖还有陆亦深,曾在同一所大学,明明是徐漫先遇见的陆亦深,可是他却喜欢上了沈心暖。

  原来爱情真不讲先来后到。

  就像她和陆亦深。

  徐漫在心里期待着,以为时间久了,也许他会爱上自己,那怕能称呼他为丈夫也是幸福的。

  可是现实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新婚那晚,陆亦深说,“你知道我喜欢的是暖暖,你们是同学还是朋友,你不会和她成为情敌的对吗?”

  徐漫从小家里就优渥,说千金大小姐也不为过,她性格要强,听了陆亦深的话,她倔强的说,“不会,我不喜欢你,怎么可能成为情敌?”

  她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和自己朋友成双入对,怎能没有感觉。

  万剑穿心也不过如此。

  她是个自尊心强的人,这几年和陆亦深在一起,她极力隐藏着对他的感情,她怕被拒绝,被嘲笑。

  整天装的不在意。

  可是现在她想留住这个男人,守住这个家,因为她需要。

  就在徐漫要放低姿态,想要表明自己心意时。

  陆亦深接到一通电话,他的表情很怪,甚至扭曲。

  “出了什么事情么?”

  陆亦深对上徐漫的眼眸,心里愣了愣。

  刚刚他说沈心暖怀孕不过是想气气徐漫。

  只是,这个电话真是沈心暖怀孕的消息。

  一语成谶?

  他的眉头皱的很紧,并没有因为有孩子了而高兴。

  反而成了他的心事。

 

第2章 沈心暖的阴险

  陆亦深出去的时候如一阵风,从徐漫身边擦肩而过,徐漫没有站稳,摔了下去,她本能的护着肚子:“亦深……砰!”

  她的话还来不及说,门就被摔上。

  果然,他爱的是沈心暖。

  一个电话他都能像丢了魂一样。

  她慢慢的从地上趴起来,没有感觉肚子不舒服才站直,扶着楼梯扶手,正准备上楼,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起来,是她母亲打过来的。

  “妈,有事吗?”

  “漫漫啊,本来妈不想给你打这通电话,我这是偷偷给你打的……”

  “出了什么事?”听这口气是出了事,想要迫切的知道发生了什么。

  “自从公司抽掉那一大笔钱后,很多业务都无法做,前段时间公司一个工程出现问题需要钱,你爸就用公司股份做了抵押借钱,借贷到期了,可是工程因为中间被耽搁了没有按时间完成。

  你爸拖了一个星期还是没有把钱凑齐,今天对方来公司逼债,要是再还不上,就要接手公司,你爸一急昏倒了,现在还在医院……”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爸怎么样了?我现在就过去。”她转身就要出门。

  “你爸没有事了,这么晚了就别过来了,你爸不让我说的,要是知道我给你打电话,肯定要和我生气,你明天再来吧,你爸醒了我先挂了……嘟嘟……”

  她站在客厅里,紧紧的攥着手机,自从四年前,公司往陆家的恒康集团投入大量的资金,公司这几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她都明白,父亲为什么不让说,他怕自己在陆家受委屈,当初倾尽所有,就是为了自己在陆家不被看轻。

  想到父亲眼泪忍不住下掉,如果说,这世上有一个最爱她的男人,那个人一定是她的父亲。

  她抹了一把脸,给陆亦深打电话。

  就算是求,她都认了,只要能挽回公司就好,她不能就这样看着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就这样没有了。

  蓝天公寓。

  蓝天公寓是陆亦深为沈心暖购置的。

  陆亦深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质问,“你怀孕了?”

  当初结婚他确实讨厌徐漫,是她让自己辜负了沈心暖。

  他常常故意带沈心暖,到她面前刺激她,可是……

  沈心暖眼里含着泪,但是又不掉下来,“一个月前你和漫漫的结婚纪念日,喝醉了……”

  陆亦深的眉头深锁,那晚他是喝的有点多,可是他记得好像是徐漫。

  “我知道,我现在是个第三者,你不想承认没有关系,孩子我会自己养。”沈心暖擦干眼泪,看着陆亦深,“你走吧,我不会让你难做。”

  陆亦深盯着沈心暖,“你变了。”

  “是我变了还是你,明明我们才是相爱的恋人,可是你让我成为了挨千刀的第三者,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如今我怀了你的孩子,你却不信!”

  沈心暖几乎是歇斯底里。

  她此刻的样子和四年前知道他要娶徐漫的样子如出一辙。

  都那么的失控。

  “你和我装恩爱,你说只要刺激徐漫提出离婚你就娶我,真的是这样吗?难道你不是因为徐漫无视你而做出的举动吗?”

  “亦深,你背叛了我们的爱情,你爱上了徐漫!”

  “没有!”

  他是讨厌徐漫在自己面前虚伪的模样,但……那是爱吗?

 

第3章诡计得逞

  沈心暖扑进陆亦深的怀里,“亦深,我爱你,可以豁出去命,就像七年前那样……”

  陆亦深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楼住趴在自己怀里哭泣的女人。

  就是因为七年前那件事,他才和沈心暖走到了一起。

  他的声音又低又哑,“我知道。”

  沈心暖抱紧他的腰身,“今天留下来好吗?”

  沈心暖知道什么时候该适可而止,怎样才能让陆亦深对自己的歉疚加深。

  陆亦深沉吟了好久才应声:“……嗯。”

  沈心暖贴心的给他脱外套,“要不要洗个澡,我给你放热水。”

  他显得有些疲惫,说自己要处理事情,直接去了书房。

  沈心暖拿着他的外套,正准备挂起来,口袋里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往卧室看了一眼就将电话掏出来,一看是徐漫的,沈心暖眼神暗了暗立刻挂断,并且将通话记录删掉。

  徐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手中被挂断的电话,眼神越发的黯然,想了很久之后发了一条短信:亦深我爸的公司出了一些事,需要一笔钱,如果你看到短信,将钱打到我卡上。

  沈心暖刚想把手机放回去,一条短信跳出来,一看又是徐漫脸色更加的阴暗,划开屏幕看完,没有一丝犹豫就将短信删掉,不屑的冷笑,七年前她斗不过自己,如今她同样不能,陆亦深只能是她的。

  发完信息,徐漫觉得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直接倒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夜里醒了好几次看手机,看有没有钱进来,可是没有,这一刻她的心很凉。

  起身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从化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把钥匙,她将钥匙拿起来装进包里。

  看了一眼精致的盒子,顺手扔进了垃圾桶,曾经这是她最珍贵的东西,可是现在她该醒了。

  走到楼下边将门关上,边给母亲打电话,询问父亲的情况。

  “没有事你别担心。”

  “嗯,钱我会很快就凑到。”说完她挂断电话,刚想去开车,门口开进来一辆车子,陆亦深从里面下来,他几乎一夜没有睡。

  看到徐漫要出去,眉头一皱:“这么早,你要去哪里?”

 

第4章阴差阳错

  徐漫转头看向陆亦深,脸上带着笑:“我有问我的丈夫你,这一夜去那里了吗?你又凭什么来问我呢?”

  说完拉开车门坐进去,启动车子离开,没有再去看一眼陆亦深。

  陆亦深僵在原地,她的态度让他极不悦,怒火中烧。

  他快步走过去,徐漫的速度更快,上了车就走人。

  陆亦深黑着脸,几乎能滴出墨汁。

  徐漫离开家后,来到她和陆亦深刚结婚的房子,这里地处市中心,位置也高,在客厅有个宽大的落地窗,能够将整个江州市尽收眼底,这是她亲手购置的,每一处装饰,那怕是一个地毯也是她精心挑选的。

  刚结婚的前三年里,他们一直住在这里,那三年里陆亦深凭着父亲投入的资金,将恒康做起来,现在是江州市第一大集团,那怕是全国也能排上名,所以一年前他购置了别墅搬离这里,这里也就空了下来。

  她看了一眼屋里所有的一切,自嘲的笑笑,自己还在期待什么?

  走到落地窗前打了一通电话,听着那边的介绍,而后说道;“对,我要一次性付清的买家。”

  这套房子一直有人想买,她不舍得卖因为这是她和陆亦深度过三年的‘家’,有很多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回忆,而且不缺钱,现在对她已经没有意义。

  下午中介就带买家来看房子,看到是沈心暖不禁愣了一下,不过跟快她就掩饰过去。

  中介刚想介绍,沈心暖就走近她:“漫漫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怎么要卖房子?”

  徐漫往后退了一步,拉开和她的距离,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笑:“不想要了,所以就卖了。”

  沈心暖将屋内看了一个遍,笑着说:“刚好今天亦深给了我一笔钱,我也没有地方用,觉得这里适合我和他住,就想买下来,你不会介意吧?”

  她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深深地插进徐漫地心里,疼地她几乎喘不过来气,她死死地咬着唇壁,口中有血腥味,虽然疼可是她却异常地清醒,那怕心在滴血,她依然脸上带着笑容:“只要能出得起钱的,我都把对方当买家,你当然也一样。”

  “既然你们认识,那就好谈了。”中介将合同放在茶几上;“不如我们坐下谈。”

  徐漫也想快点结束掉这场谈判,价格谈拢她就将合同签了,拿着卡离开,父亲还等着钱用。

  去了一趟公司,就来到医院,父亲还在病床上,徐漫走过去拉住父亲的手:“好点没有。”

  “本来就没有什么事,你怎么来了?”不过很快就想明白看了一眼妻子:“是你打电话了?”

  李敏正在想怎么说时,徐漫却先开口:“我是你女儿,难道来看你也不对?”

  “你知道了?”自己住院的事她都知道了,公司的事情肯定她也是知道了。

  “嗯,您放心吧,钱我已经还上了。”徐漫笑着说。

  徐庭毅叹了口气:“你从陆亦深那里拿钱了?”

  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黯然,她低下眼眸,摇了摇头:“没有,我把福熙路的那套房子卖了。”

  “什么?”

  “什么?”

  前者李敏,后者徐庭毅,他们都很惊讶,因为那里是她很宝贝的地方,怎么就卖了?

  徐庭毅皱着眉:“那是你最喜欢的房子,怎么能卖了?”

  徐漫趴在父亲身上,搂着他眼窝泛酸:“和公司相比,那套房子算是什么?”

  和父亲相比,那套房子又算什么?

  “在这里吃过晚饭再回去吧。”李敏摸摸女儿的头发,对她说道。

  “好。”她抬起头眼里已经是一片清明,笑看着母亲。

  “那你在这里陪着你爸,我回去做吃的来。”李敏收拾了一下后离开病房。

  晚上。

  陆亦深下班正想回家,手机响了起来,眉梢微微扬起似乎很愉悦,可手机拿出来看到是沈心暖的名字,那种愉悦慢慢消退,心底隐隐有一丝失望。

  “有事?”他的语气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嗯,你来福熙路,709号,我给你惊喜。”

  福熙路?这让他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去福熙路,这地方他很熟悉,来到这里似乎让他想到一些事情。

  站在门口他抬起手,却没有敲下去,正当他收回手时,房间的门被打开,看到是沈心暖他愣了一下,正在迷惑她怎么会在这里时,沈心暖把他拉了进来。

  里面被沈心暖重新收拾过,以前的东西全部都没有了,虽然还是以前的房子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变了,这让陆亦深很不习惯,语气有些沉:“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面是你布置的?”

  “是啊,喜欢吗?”沈心暖拉着他到处看:“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好不好,而且离你的公司还近,如果你上班累了,还可以来这里休息,多好啊。”

  陆亦深抽回手,眯着眸子看她:“我再问你,这房子怎么会在你这里!”

  对上陆亦深隐怒的眸子,沈心暖咬了咬唇:“漫漫把这里卖了,我想着这是你们生活过得地方,怕被别人买走,就买了下来,你不高兴?”

  听完沈心暖得话,他更加得烦躁,她竟然要把这地方卖了?

  “我今天还有事,照顾好自己。”说完转身离开,几乎是没有一丝留恋,心里一直在想徐漫想要干什么,早上的态度,现在又卖房子,她到底要干什么?!

 

第5章幼稚给你看

  徐漫在医院陪父母吃会晚饭后,一句话也不说。

  李敏看着出神的女儿,叫了她一声:“漫漫啊,家里就亦深一个人,你早点回去吧,这里有我照顾你爸就行了,医生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再呆会儿。”他怎么会一个人呢?现在应该和沈心暖在一起呢吧,她自嘲的笑,可心里的痛,只有她自己知道。

  “吵架了?”徐庭毅看着女儿,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还是知道一点,他们感情并不是很好,当初娶自己的女儿时,陆亦深不乐意,他看的清楚。

  她怕父母看出什么,不想让他们操心自己的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着说:“你就不能盼着你女儿好,既然你们不欢迎我,那我就走了,明天我来接你出院。”

  说完朝父母摆摆手,才离开。

  车子开到门口看见陆亦深的车子在家,不禁愣了一下,他竟然回来了。

  停好车子走进去,客厅里没有开灯,她打开灯,换了鞋子走进来,在客厅里扫了一眼,才看见陆亦深坐在沙发上,挑着眉:“怎么不开灯。”

  而他却没有心思回答她,而是质问道:“福熙路的房子你卖了?”

  她的身体僵了一些,然后一副很淡然的样子:“是啊。”

  说着朝楼上走过去,陆亦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跟上来拉住她的手臂:“为什么?”

  徐漫回头看着他生气的脸,不由觉得好笑:“你会在乎吗?既然不会又何必来问我?不觉得是多此一举?”

  陆亦深捏着她的手腕,她这样的态度,让他有些不安,双眸死死的盯着她:“我是你丈夫,我有知情权!”

  “呵呵。”徐漫冷笑,她的丈夫,以前觉得被他称为妻子,自己能称他丈夫,是一种幸福,可是现在她只觉得讽刺。

  如果真当她是妻子,为什么不帮她,现在来质问自己?

  “亦深,别做这么幼稚的事。”说完徐漫甩开他的手,推门走进房间内。

  他幼稚?

  陆亦深立刻跟了进来,一把将她推在门上,双臂撑在她的两侧,直视着她的眼睛似乎带着火气:“我幼稚?!今天我就幼稚给你看。”

  话音未落他的吻就落了下来,他的吻总是没有一丝温柔可言,犹如洪水,势不可挡。

  唇被他蹂躏的生疼,徐漫双手抵在他的胸口推开他。

  她越拒绝陆亦深越愤怒,越不放开她。

  此刻的陆亦深犹如猛兽,而徐漫就是他待宰的羔羊。

  他的动作蛮横,没有一丝温柔可言。

  “陆亦深我不要和你做!”

  陆亦深冷笑,“那你想和谁做?这么急着卖房子,是要和我撇清关系?”

  “陆亦深你没有良心……啊……”

  他粗暴的冲进来,咬着她的耳垂,舌尖往她的耳蜗钻,腰身用力一沉,声音低哑的诱惑人心,“这样是不是有良心了?独守空房这么久寂寞了,想男人了?”

  徐漫咬着唇,不让自己吭声。

  知道他在羞辱自己,反抗不了,她只能用这种方式去抵触他。

  她越沉默,陆亦深越是想要撕破她,动作越发的暴戾,那火热几乎要捅进她的心肺。

  徐漫也硬,嘴唇都咬出血了就是不吭一声。

  陆亦深扣住她的腰,将她抵在阳台的栏杆上,她的上半身几乎悬空,只要陆亦深用力一撞,她就有可能摔下去。

  “陆亦深你王八蛋……啊!……”

    温馨提示小说我们会定期删文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好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哦。)



世相最近文章:

一个人的时候.....30分钟前

茶二菇娘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风尘

《爱的越深越狼狈》一听就上瘾,满眼泪花,听到心碎!30分钟前

茶二菇娘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风尘

2018最该种草的穿搭,又舒服又美,从头到脚都惊艳了~5小时前

“女人最美的样子从来都是穿上自己喜欢的衣服那一刻。”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喜,是对自我的认可和赞美,这种感觉会传遍

这个妈妈真可怕!逼女儿卖掉房子,拿出百万替儿子还债!5小时前

悦享情歌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就能看到《这个妈妈真可怕!逼女儿卖掉房子,拿出百万替儿子还债!》 精彩内容  

热门文章:

习近平要严查10个问题2016年5月5日

来源:党建网微平台(ID:zxbdjw)、学习小组(ID:xuexixiaozu)  习近平对在全党开展“两

员工感谢周—蓝色能量生日派对2016年5月27日

当大家还沉浸在爱心早餐,丰富的美食,抑或是昨天的足球赛的欢乐中,不知不觉来到了周五,今天我们迎来了5月的蓝色

万科要在珠海建设生活馆 还要包揽装修、餐饮、教育等业务(你所想到的社区生活所需它都有)2016年5月26日

站在自家窗前端一杯茶,放眼望去,鸟语花香,树木成荫,如私家花园一般。良辰美景尽收眼底;闲时,在启蒙乐园把刚放

异形陈列的6条军规!什么单品适合异形陈列?你用对了吗?2016年6月7日

编者按什么样的单品适合做异形陈列?异形陈列最重要的是什么?适当的异形陈列不仅能促进单品销售,还能带活整个卖场

据说这是满分的高考作文答卷,奔驰奥迪哭了...2016年6月8日

首届BBA撕逼创作大赛!

(┯_┯)广告君被屏蔽了~~~

感谢您的支持,请按照如下步骤取消屏蔽ABBAO的广告(详细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