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村往事(2)

林美强 禅道大叔


     

               

 

经历了这次病后,桃花慢慢长大,像一棵野生的牡丹,健康而美丽。她长到五岁的时候,已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有一对西湖般的眼睛,波光闪闪。她整天跟着她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乡人K身边,奔奔跳跳的像一个小鸟。

 

K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他会作诗,会画些淡雅的国画,还会唱些歌谣,还会吹笛。总之,在桃花的眼中,她这位父亲差不多是神一般的人物。


但是桃花想不明白的是,她这位天神一般的父亲为什么眼神总是这么的忧郁,像是看着一个黑洞般的灾难一样。K的眼神使桃花很是不明白。


桃花当问k为什么不高兴。K便说,没事。不过,桃花虽然不知道K的来历,她还是拥有一个平静的童年。


在每天朝阳初升时,K总会教桃花唱些优美的歌曲。其中,大多是一代奇人李叔同的歌曲。

 

“夕阳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笛声拂柳笛声残,断肠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音半凋零,杯酒尽余欢,今朝别梦寒……"


k用洪亮而厚重的声音唱出这首歌曲时,英俊的脸微微向左歪斜,朝曦把他的脸照得光芒四射。桃花痴痴地看着这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兴奋地跟着唱起来,活像一只小黄鹂。


小手也摇摇晃晃地摆动,这时又像一个小鸭了。K每当唱到最后的时候总会簌簌地流下几滴清泪,仿佛冰块在夏天慢慢被融化了。一种思念的情绪在他的心头缓缓漾开。

 

到了夕阳快下山的时候,外乡人又教小桃花认字背诗。外乡人面对着满天的霞光,站成一座玉山般的巍峨,边吟边缓步走。桃花的兴趣也很浓,摇头晃脑地跟着吟,煞是可爱。

 

K有时便抚摸着小桃花园园的头颅,叹息地说:“桃花,你太小了,假如你长大一点便好了。”


晚上的时候,K有时候拿出一叠信来,到桌面静静地看着,看得很入迷,仿佛陷入了回忆。

桃花七岁的时候,K送她上学去了。每天桃花坐在高高的自行车上,伏在K的背上,哼着小曲。

 

小桃花心里还不懂得悲伤和痛苦.但自从上学后,经常被同学说是杂种,因而心里非常委屈。回到家后她便问K“妈妈为什么还不回来。”


K总是说:“妈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你长大后她便回来了,所以你要快快长大。”桃花问:“问什么一定要我长大了才能见到妈妈呢,难道现在我不能见到吗。”


K只是摸着桃花毛茸茸的头,说:“很多东西是要到了一定的年龄才能知道,才会懂的。”

桃花眼睛盯着K,好像在看着什么神奇的动物,K看着这充满好奇的圆眼睛,感觉到里面有一种渴望,自己解决不了的渴望。


桃花是一个有着烂漫幻想的小女孩,自从班里的同学骂她是杂种之后,她就更加疏远与别人的关系,像一只小蜜蜂回到她钟爱的大自然里。


春风催起田野的生机,春雨带来万物的苏醒,轻轻地,轻轻地,桃花香飘几时到,快到,快到,桃花静逐桃花跑。外乡人静静背着画架和诗囊,在风雨中,在艳阳下,捕捉诗的灵感。一刻钟的静坐,是外乡人的一次神游,也是桃花的一次欢甘的笑。


外乡人支开画架,悠悠地在画架上面铺展画纸,凝视着远方的一棵树,一片飘逸的白云,一只浮动的鸟,一浮芦花,传神地种在画纸上。


桃花便睡在柔和的绿草上,像一头梅花鹿。外乡人慈爱地抚摩着桃花,自言自语:“终有一天我要离开你,或者你离开我,远方是我的梦,也是我的家。”

 

微风吹动着溪水,吹起了桃花,浮在天空,在光线里仿佛一首夏日的抒情歌谣,优美得令人忧伤。假如有一只美洲凤蝶飞过,摇碎天空的光彩,淋淋漓漓的,就更妙了。“有一个流浪的男人流浪的人有不能解的忧伤漂泊在异乡,望着故乡流浪的人有一颗忧伤的心......

 

桃花在夏天的时候,最快乐的事便是和外乡人曳着小舟在村里的大水塘里,看鱼儿跃起,浮光跃金。水塘像一个巨大的滑冰场,翡翠镶嵌,风吹来时便像老人一样皱起了。


小桃花一手搂着外乡人的左手,一手划着清澈的水,笑着唱刚学会的歌:“夕阳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笛声拂柳笛声残,断肠山外山......K便歇下来,从背包里拿出一支褐黄色的竖笛,呜呜地吹起来,余音袅袅,引得树上的知了兴奋地唱起来。刹时间,笛声,歌声,虫鸣声,汇合成一曲优美的交响乐。K静静地拿出笔来,在笔记本上记下:

 

    夏天的时候

 

    我曳着一叶小舟

 

    在平静的水面上

 

    哗哗的水啊

 

    你可知我的心意

 

    每一丝微风都是我的一首歌

 

    每一首歌都浸满了

 

    我忧郁的梦......

 

    记完后,K移舟泊岸,携着桃花的小手,溶进了夏日的辉光中......

 

秋天。一阵风一阵凉的秋天。桃花也从外面的微妙变化中感到一丝丝凄凉。水塘边的细叶垂榕把叶子一片片送回大地的怀抱里,义无反顾,欲说还休。


桃花看着簌簌落下的落叶,清澈的眼眸仿佛很远,也很近。秋天是一个伤感的诗人,它总是吟唱着最优美最忧伤的诗歌。桃花小小的心里无疑是容不下这么多忧伤的,好在桃花还小,她还不懂其中的全部苍凉。


桃花站在榕树下的下面,听着村里老人说起那些古老的故事。老说,多少年前,曾经有一个孩子掉在水塘里面,后来再也没有出来了。


梦村原来是一块荒凉的地方,没有人烟,后来是神的恩赐,在这里冒出了很多葵花,高大得好像是榕树一样。


然后村里慢慢才有人。桃花小脑袋听得朦朦胧胧的,好像是听着渺远的歌声,又好像睡在船上,水缓缓地在船下流动。

 

冬天的时候,梦村的葵树和大榕树都掉干了叶子,桃花只好收藏起那些美丽的落叶,每年都装了满满的一袋,然后携到一个山岗上,放成一堆,点燃火焰,听着噼噼啪啪的火烧叶子的声音,桃花仿佛看见了一个个叶子的灵魂再向自己告别,她的内心里浮起一种淡黄色的温暖和伤感。


这位小女孩没有看过《红楼梦》,但是她的心仿佛林黛玉一样温柔多感情,她不知道可以葬花,但是她认为每种生命应该得到合理的安置。她现在还吟不出像《葬花吟》一样感人的诗歌,但是她的心境却到达了一个很宁静的境界。烧完叶子后,桃花一般在山丘上徘徊很久,才慢慢回到家里。

 

桃花是一个爱做梦的小女孩,她经常梦见自己变成一个蝴蝶,在阳光下飞翔着,在月光下沉睡着,或者搂着水仙花睡在水塘里。


有一次,桃花爬上了大榕树上面。桃花爬在树上,像一只蜗牛,缓缓地前进,在阳光里,在清风里,她决得很放松,就好像在妈妈的怀抱里一样妈妈的怀里那样温暖,那样清新,慢慢的怀里一样容易让人陷入幻想之中。


桃花就是那白色桃花,就是那黄色的桃花。桃花睡去的时候像一棵植物一样宁静。一只蝴蝶在桃花的身边飞来飞去,好像在引诱着桃花,还是把桃花当作一朵花,一朵飘着梦幻的香气的花。


桃花睡得很甜,周围寂静得可以听到蝉叫声,落叶的簌簌声,褐色的树干是一个巨大的怀抱,承载着桃花的梦。桃花发的梦都是飞翔的梦,在天空里自由地飞翔。


桃花就像那矫健的云雀一样,在天空上一边飞,一边想一想K,想着将来的一切。或者把他也带到天上来,睡在白花花的云朵上,睡醒了以后,我们就下来摘一些野果来吃。桃花想。于是,她在粗壮而枝叶浓密的榕树叉上笑了。


醒来的时候,桃花揉了揉眼睛,然后撷取了一颗颗饱满而圆的榕树子吃。它放在嘴轻含着,品味着它那独特的芬芳阳光笼罩下的K是温暖而成熟的。桃花就看他拿着中文译本的普希金诗选,在树下看得入迷。他的眼睛随着内容的变化而变化,有如一个幻灯机一样。


听人说,每到冬天的时候.K就会在木屋里的木桌上写信,写了又扔,扔完再写,直到最后疲惫得睡在桌子边,眼睛仿佛有点儿湿桃花便像小时侯外乡人抚摩她那样,抚摩着外乡人的头发,轻轻地理顺凌乱的部分


外乡人忽然紧紧地把桃花抱着,桃花有点吃惊,挣脱了外乡人的怀抱,乡人感觉自己有点失常,便松开了手,对桃花说:"孩子,不用怕,我今天心情有点不好,是不是吓你。”桃花倾着头,看看了眼前这个有点颓唐的男人,说:"没有事,是我,是我不好。”桃花觉得K一定有点东西瞒着他,但桃花又不敢问他。

   

南国的冬天不是很冷,只是天气又干又烈,寒风刮在脸上用一个剖开的鸡心椒擦拭脸庞,特别的让人难受。桃花在这个冬天里想了很多,关于世界,关于k,但最终还是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当桃花开始上学的时候,桃花觉得自己好像发了一场梦。她很是恐惧于同学们异样的目光,觉得那闪闪的目光里面包涵着极其深远的鄙视和疏远。她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也许是幻觉吧。但是很多孩子都不愿意和自己玩,因而桃花只好一个人静静地在教室里发呆。


那时,她刚从学校里回来,还是恼怒于同学们的不友好,最令桃花郁郁不安的是一些孩子居然叫她野种子这使桃花想起自己的妈妈,她老是想不明白妈妈去了哪里。K经常对她说妈妈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要等她长大了才回来。也许是父亲骗了自己,说什么妈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我以后一定要找回妈妈。想到这里,桃花的眼神亮了一下,开始轻轻吟着K教给她的小曲。

 

学校里的学生经常在一个野草丛生的地方玩耍,草很多很妩媚,草上的天空蓝得要忧郁,飞动的蝴蝶和蟋蟀很优美,桃花坐在旁边,望着着片美丽的草,凝视了很久,就想和自然融为一体。她纯真的心里想着,我才不稀罕和这些蛮小子一起玩呢。于是桃花折了一根青草放在嘴里含着,倒也是挺快乐的

 

不远处的那群孩子正在追逐着一个小小的足球,不断传来一阵阵欢呼的嬉闹声。但这一切和桃花没有关系,桃花自有自己的天堂。"野种子,来玩一下啦,呆个啥?"村里的小林扭着腰说:"不了,我不会。"桃花其实是害怕,她不知道为什么小林会叫她,也不喜欢他叫自己小野种。

 

 "早知你是个野种了,野种那里会玩呢。"小林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笑着走了。

 

桃花感到很气愤,一股气郁在心里,好像要把着自己憋死才罢休的样子,于是大声回应:“你才是野种子,你才是小坏蛋!”

 

“你就是野种子,你没有父母,你是别人捡来的。我妈妈告诉我的。”小林说完得意地扭了扭屁股离开了。

 

桃花的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一点,但是她觉得不能让小林看见,于是转过脸去喃喃道:“懒得理你这个白痴。”

 

桃花感到很无聊,回到教室里看起书来,但心里好象有一股气,怎么也理不顺,好不容易等到下课,便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跑去。跑得真是快啊,弯弯曲曲的小径像一条溪流一样往后退路边的石榴树高高地长着,长到了天上一样,隐隐地淡入云际,黄里泛红的果子坠满枝丫。桃花想:如果可以摘一个吃就好了。

 

但是有愿望不一定能实现。桃花怎么也不敢上去,一方面是怕别人看到,另一方面是怕摔下来。但是黄色的诱惑实在是大于小孩子的理性,桃花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向上爬去.她双手紧紧地抱着树干,大腿往上一下一下地移动着,眼看就可以靠着那个最矮的石榴了,但她脚下

却仿佛沉重了好多,被踩的枝桠也禁不住抖动起来了。她的手越伸越长,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着那石榴,口中仿佛已经吃到了它一样,唾沫慢慢地流了出来。

 

"谁在偷石榴。"一声喝道从桃花的后心传来,桃花心里一惊,感到一种想象不到的触电一般的感觉,桃花忽然间觉得自己像一个猴子往高处爬,爬呀爬呀终于爬了很高,但是最终却被人发现了丑陋的屁股。正在后悔的一刹那,小桃花一脚踩空,从树上滑落下来。


桃花虚无缥缈地从树上落下来,又虚无缥缈地失去知觉。在一段时间里,她获得了生命瞬间的解脱。其实每一次人的晕倒和死去都一样,都是一种重生的前奏,就好像有些人从鬼门关里爬出来后,觉得从黑暗里重新回到光明里面来。他们说:自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当然,小桃花只是暂时的晕倒而已,她可能只是获得一些虚脱的感受。最多,不过是从偷窃的羞耻中暂时解脱出来。

 

总有一种风会在某个时候轻轻地吹拂起我们的心弦,总会有一个时刻我们会回到生命的深处,那里有我们的温馨和宁静的归宿。我们的生命在时光之路奔跑着,最终会留下某些痕迹,我们的记忆在回忆的窗口里最终会显得美丽如画,我们的痛苦甚至是我们的一种财富。


桃花醒来的时候,一道弯弯的斜阳氤氲着桃花树上,仿佛有一点浮动的香味在无限的空间流动着。在那个陈旧的木窗上面爬着几只灰黑色的蚂蚁。一只灰色的麻雀正跳动在窗外的一棵桃花树上。桃花忽然感觉到活着真好,自己的家也是温馨的。桃花想起自己似乎是从一棵树上落下来的,那么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那么那一声喝道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又是一个梦?桃花觉得一切应该是从未发生过的。接着在她的脑海里隐隐又浮现了那个石榴。自己是不该偷东西的,桃花想。不过那石榴实在是太诱人了。

 

这时K回来了,他见到桃花醒了,便说:“不要动,你的精神还不是十分的好。”“桃花低着头对K说:“对不起,我看见那石榴,实在是忍不住。”说完,桃花抱着膝盖低声地抽泣起来。


K见了,忙着抚摸着桃花的头,温柔地说:“不要哭,我给你买了一个大的,但要记住:下次不准偷别人家的东西了。那些石榴又小又酸的根本不好吃。”桃花用小手搽了一下鼻子,说:“爸,你真好,我长大后要好好报答您。”K神色闪亮了一下,接着又慢慢暗了下来,像天色的悄然变黑,说道:“好吧,你要快点长大,要不我就等不及了。”


桃花不知道,K听到邻居大牛说桃花在李大顺家门口外的石榴树上掉了下来,心里便很担心,觉得心里被什么东西吊了起来。赶到后,李大顺正在破口大骂,K说了不少好话,也给了五十块钱给李大顺,才又慢慢哄住了他,便抱起桃花到临近的一间诊所去看病。

 

K觉得,也许世界真的有一种无形然而又无所不在的网,人们一旦掉了进去,便再也爬不起来,除非网破了,除非人死了。自己为什么对这个既无血缘又无爱情的小孩子这么关心。也许这就是命了。K看着桃花俏丽的小脸,心思却跑得远远的。

 

有时候时光跑得像一个蜗牛,有时候时光快得像箭一样。因而古语有度日如年之说,也有“天上一日,人间一年”的说法。对于小姑娘桃花来说,这几年却是有着深沉的意义。一来,随着青春的到来,各种成长的优美与哀伤也渐渐地到来了,她春天般的心里也涌动着莫名的兴奋与憧憬。而且随着年龄去的增长,桃花渐渐出出落成像一个梅花鹿般美丽去的姑娘。姑娘的心事也变得和她那长飘飘去的头发一样多了。


桃花呀,你整天在想着什么,是不是想变成一只小鸟在天空里自由自在,还是想着什么其他的事。


桃花明显的感到同学们对他的态度有了明显去的变化,特别是那些男同学,经常会偷看自己,仿佛自己是一个诱人而又危险的陷阱。


K一样,桃花渐渐喜欢上了画画和写一些微微带有愁绪的诗歌。当桃花写着诗的时候, 她常常觉得自己是在阳光下,看着粉红色危险的桃花飘满了天空飞动着;一只只彩色的蝴蝶,鼓鼓的圆眼睛盯着自己,诉在什么,是诉说浮动的光线如跳着舞的梵阿玲曲子,还是诉说它们心中的事情呢?


K似乎也浮动在空气中,带着画卷和彩笔。他的怀抱是很宽很宽的,自己不是安静地伏在上面听着那西北梆子敲击声般的心跳吗。


漂浮又漂浮,在无限的空气里,桃花那融化了的思绪浮在远山隐隐的起伏里,像要躲在那里再也不出来了。一种溪水荡漾般的感觉从手心泛起,回荡在自己的心海里。


这时桃花会想起K弯成桥状伏在夕阳里,下斜的光影诡秘地熏染着他高大的身躯。那空气沙沙地响着,分不清是笔触纸的颤抖还是秋风中叶落下的声音。


桃花湖水般的眼里有时便闪闪发光,隐约有一种模糊了的薄雾笼罩着自己的心,再也难以化解。有时她又觉得没有人明白自己的心事,甚至K也是这样。


这使她很苦恼,他应该明白自己的一切,但他却好像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自己已经长大了,也不知道自己的爱与渴望。


这使她思念起那从来未见过面的母亲。一个可怜的母亲。桃花想起了K去年带自己去池塘,长着很多桃花的地方,祭奠她母亲。


那时,天慢慢地变成了灰暗的颜色,灰绿色的草爬满了整个荒野,荒芜的小路爬向一个桃花看起来很是艰难的地方。纷飞了的纸灰在天空里转了几圈又缓缓落地,无声无息如尘土。


小桃花觉得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孤独地死去,也会埋在地下,周围也会长满荒凉的草,秋风也会凄凄地在上面吹着。


这个时候小桃花已经有一点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但是不敢想,也不敢问。


小桃花知道无论如何自己得到的也只是K的沉默。K这一边,他也早就想到:总有一天自己要回家的,总有一天自己要告诉小桃花她母亲已经死了的事实。


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现在只能照顾好桃花,但是不一定能给桃花以幸福。所以K在很早就开始思考如何面对接着下来的日子。桃花啊,桃花啊,K在黑暗里也无能为力。

                              

又一天,K从村史办公室里面出来,回到家中,发现小桃花坐在木屋里,呆呆地看着窗外的夕阳。


K看到后,问“今天不用上课吗。”


小桃花说:“上课没什么意思,那些孩子又欺负我,我偷偷溜回来了。”


K走过去在桃花的面前蹲下来,久久,无声,只是伴着桃花,看着窗外的夕阳。久久,才说:“桃花,我们出去玩一下吧。在屋子里呆着闷出病来。”


那时桃花坐在车的后座,上身伏在在K的的背上,感觉到路正在向后方缓缓流动,微微的震颤像是一个按摩器一样舒服了桃花的全身,桃花感到一种无以言说的愉悦和酥麻的感觉,只是低头看了自己和K的影子像恋人一样挨在一起,桃花想着,如果车可以永远骑下去,该多好呀。


这是一条平整的,两边栽着杉木南北走向的路,路外的东边是一望无际的稻田,路的西边是闪烁在阳光中,油绿发亮的富贵竹地。那时正是梦村一天中最美的黄昏时候,天空格外的晴朗,在似乎不远的西边天上正变幻着彤红的彩霞,刚刚走掉的羊马上变成了一座灰红色的山,从山的一边慢慢分离出一个龙头狮子身的怪物,那怪物慢慢变大,然后分离成两个牛状的云霞....


那神奇的霞光映照在梦村里,把梦村变成了一条彤红的梦幻之村,那数不清的桃花树在这梦幻里变成了红绿白交错的海洋,那花便是海洋中的一叶叶小舟,飘渺的炊烟从花海里缓缓上升,笼罩了梦村的上空,然后向西边移动。村外的稻田和富贵竹地这时也宁静地推动着波涛般的浪花似的,包围着梦村,像母亲的手抱着未睡醒的婴儿。


一种阴明之间所交织而成的韵律在天空与大地间奏动着,桃花似乎听到了风在天空的吟唱,也听到了自己的心在吟唱。在一种朦胧而又美好的感觉中,桃花紧紧地倚在K宽大的背上,“塔塔……”的骑车声在小路里也显得格外的清脆,仿佛是谁在打着节拍一样。一阵风吹来后,忽然响起了一片嘹亮的蝉鸣,像天乐下泻到人间,像无数玉石撞击着金盘,桃花不禁大叫了起来。


“桃花,看到前面那棵杉树上,一只大黑蝉正伏在那里。”桃花顺着K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在前面一颗高大的树上,两丈多高的地方的一个枝桠上正伏着一只黑里透红,有着白色斑点蝉。”  

  

“我要,捉住它给我。”桃花用手推了一下K


K把车停靠在一边,叫桃花在树下站着,自己活动一下筋骨,来回摩擦一下手臂,只见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廓猛然增大,便向上一跃,双腿紧紧地夹住了树干,手掌张开,像一个蚡体动物一样含着树干的两侧。桃花觉得父亲就像一只巨大的树蛙一样,一盘一攀地往树上爬起,渐渐地靠近了那黑褐色的蝉。还有一米,半米,三十厘米......二十厘米。忽然,K像一道闪电一样射出了右手,紧紧地捂住了那黑色的一块。桃花欢喜得大叫喜来,说:“爸,快下来,快下来,把那蝉给我。”K长长地喘了一口气,慢慢地把手收回,对桃花说:“累死我了,下不来了。”桃花急得直跺脚,嚷道:“你可以的,不要逗我了,快下来。”“你这丫头,想弄死爹呀。”K习惯了把自己当作桃花的父亲,因而习惯了桃花叫自己爹,但是连K也不知道桃花的亲生父亲是谁。


K下来后,桃花迫不及待地从他的手中抢了过来,一边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小东西,一边用手来触摸它的肚皮,听到了那嘹亮的声音从那里传了出来,桃花便欢喜地围着K直打转,就像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一样。


嘹亮的歌声,那是蝉来发出的。K想起了十四年前自己在故乡当知青时那个万马齐喑的的年头,当时自己是被送到北大荒去的吧,记得当时许丹和自己是在一起的,那时许丹也是像桃花一样可爱活泼,当然自己也年轻多了。


那日子的确也是苦,整天除了割草喂猪,就是割草喂猪,带去的书也没有几本,看完了伟人语录,就看鲁迅的书。


当时许丹是和自己在一起的,说和自己就像是想树叶和树干一样,永远不分开,这丫头不知道叶子最终也是要离开树的,她便又说那么就像天空和太阳一样在一起。真可笑,那是我们的物质条件这么差,她是一个地主的女儿,娇气十足的,亏她也可以挨过来。后来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他们其实哪有知道什么叫爱情,为什么要把我们岔开,为什么要把许丹送到其他鬼地方改造呢。


对,她是地主的女儿,但是地主是他父亲,不是她,为什么要岔散我们呢?我们的爱是纯洁的,可是在那个时代,纯洁就是侮辱,高尚就是高尚的墓志铭,听说被人成为“文化昆仑”的钱钟书被拉去烧水,拉去送信,作家老舍被活活折磨致死。


而我呢,当然微不足道,但是为什么要折磨一对相爱的人呢?唉,那时候,嘹亮的歌声是唱不出来的,自己不是快要变成一只喑默的羔羊了吗,哪里还有壮志,年轻的自己实在太天真了。只不过以后的日子一定就好过了吗。年轻还有希望,但是年老了的伤痕如何能结痂呢?小琴在哪里,她在那里,K神情恍惚,看着桃花,伸手想要抱住她,觉得面前是小琴,而不是桃花,到底是K猛然紧紧地抱着桃花,一边大哭:“小琴,你回来了,我好挂念你......”泪水便潸潸地流了下来。


“我是桃花,爹,你怎么啦——爹,你松开我  ,我喘不过气啦。”桃花说完,便慌得跟着哭起来。K打了一个噤,清醒起来,看到自己抱着的的确是桃花,便松开了手,低头说了句爸爸刚才昏了,不要怪爹。顿了一下,K又说:“放了这个蝉吧,它能这么自由地唱歌,很不容易的。”桃花说是,松开了左手,那黑色的蝉在手中犹豫了一下,便飞起,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像是在感谢不杀之恩。K喃喃道:以后的路只有靠你的运气了。

禅道大叔最近文章:

梦村 第二十一章 素质教育的开端10月23日

桃花经过一年的刻苦努力学习

史记 赵丽颖成婚记10月16日

原创: 林美强 禅道大叔 赵丽颖者,亦花千骨也,书所曰之天煞孤星,人所谓之绝代优伶是也。生于繁华落尽之时,长天真无辜之神情,天生盈盈一寸腰,眼中凛凛一点猛,土多食神旺也。 或者一朝春尽红颜老,千骨终将亦成白骨也。然有爱则可以由爱而悟道,道成则可永恒矣。 遂有因缘,丽颖为千骨,天生...

2018年中秋赋9月24日

照山河之明月,得家人之天乐。

梦村故事 第二十章 康夫的哀歌9月23日

我在梦村里面进行采访很久,对梦村的情况也多方面有了多方面的了解。

易经诗说 第五十七篇 渐卦9月22日

上巽下艮,风山渐,山上有木,渐。君子以居贤德善俗。山静而风动,风动而木摇,自下而上也。循序而渐进,熟读而精思

热门文章:

到湖南没去过这几个地方就算白来了!2016年5月28日

湖南导游联盟|网聚湖南导游,传递行业信息!

【思彼思商业地理】《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繁体版)专栏之上海环贸iapm商场(上)2016年5月27日

位居上海淮海中路的环贸iapm商场,自2013年开业以来,以其独特的“时尚高端+夜行消费”定位,通过建筑空间设计及零售品牌的针对性规划,在商业项目林立的淮海路商圈成功突围,成为魔都的特色商业地标。

测试丨你的童真还剩多少2016年6月1日

为了守护世界脑洞大开的想象力,一定要考个好分数!

车主评车丨SUV辣么多,为什么要买瑞虎5?2016年6月9日

为什么要买瑞虎5?听听买过的怎么说!

房企将补助资金转嫁购房者咋办?市房管局:取消入库资格2016年6月11日

日前,泸州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下发了《关于发放购房补贴相关事宜的紧急通知》,进一步明确房企补助给购房者的

(┯_┯)广告君被屏蔽了~~~

感谢您的支持,请按照如下步骤取消屏蔽ABBAO的广告(详细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