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最渴望被吻哪里,男人不可不知!

2017-05-20 西瓜哥与地瓜妹 西瓜哥与地瓜妹

我女朋友叫苏蔓,是个嫩模,自从跟她好上了之后,就整天提心吊胆的,总害怕她有一天给我戴帽子。

 

毕竟她职业特殊,再加上她是属于身材跟脸蛋都十分迷人的那种,用现在流行的童颜巨那个什么的来形容那是一点都不为过,腿长,胸大,前凸后翘,五官精致,关键她还特别爱穿裙子,尤其是超短的那种,一走路,两条雪白的大腿就在你面前晃啊晃,裙底的风光若隐若现,我相信,只要是男人,就没有一个不心痒难耐的。

 

最近,我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因为她太不正常了,经常夜不归宿,即便回来了,也是倒头就睡,而且,都两个多星期没跟我啪啪啪了,我只要一提到这个,她就说累,我真想说,我累你妹,那玩意,越做越精神不是?

 

这天晚上,她又回来了,刚换上拖鞋就去卫生间洗澡,我感觉她是想要消灭一些关键性的证据,别怀疑,我大学学的可是心理学,我善于思考,趁她还在洗澡,我就偷偷的打开她的包拿出了她的手机,翻看了一番之后,有条信息让我感觉很不对劲。

 

给她发消息的,是一个叫着coco的女孩,那女孩我也见过一次,也是个野模,相当骚,一闻就能闻的出来,消息的内容是:蔓蔓,听说你马上要做女一了?

 

除了做野模之外,我女朋友还兼职做演员,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只不过,她一直都是龙套角色啊,扮演丫头宫女,偶尔还客串太监什么的,做女一号?难道是……

 

我当时心里就是一凉,这年头,女一号哪个不是跟床挂钩的?你不脱不睡,能做女一号?把我下面剁了我都不相信。

 

我更加的胡思乱想了起来,这个时候,卫生间的门哗啦一响,我赶紧将手机放了回去,苏蔓裹着一条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这娘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直接走进了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换上了一件淡绿色的薄纱半透明束腰短裙,光着两条雪白的大腿,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半罩杯蕾丝小内衣,将胸部撑的鼓鼓的,看的我当时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我假装随意的问了一句这大晚上的还换衣服干嘛?她笑着跟我说有个姐妹过生日,聚聚,说完,拎着包就出了门。

 

我不动声色,估摸着她下了楼之后,就用最快的速度跟了出去,娘的,想给老子戴帽子,老子死也要死个明白不是。

 

下了楼,我一路跟在苏蔓的身后,大概在二十米开外的样子,路灯有些朦胧,苏蔓丝毫没有察觉,过了一会,她掏出手机,放在耳边,发嗲的来了一句,"亲爱的,到了没?"

 

我当时一听,差点就要过去跟她讨个说法了,你大爷的,你偷人就偷人吧,用得着这么光明正大?

 

我真庆幸自己跟了出来,要不然,别说绿帽子了,就是头发被她染绿了我都不知道。

 

我心里憋着一口气,我在想要不要捡块砖头,待会等到她奸夫出现的时候,过去就给他妈的一梭子,别怀疑,我发起狠来,我自己都怕。

 

想了想,我还真就在周围扫了一圈,算他妈运气好,旁边没砖头。

 

苏蔓打完电话之后,接着往前面走,很快就到了马路旁边,我紧紧的跟了过去,还没等我跟到她身边,一辆拉风无比的白色双门跑车就在她身边停了下来,苏蔓拉开车门,一把就坐了进去,随即跑车发动,瞬间就离开了。

 

我操,这跑车什么牌子我还来不及看呢,不过,后面是四个排气管,一看就是吊炸天的那种。

 

我赶紧跑了过去,拦下了一辆的士,司机问我去哪,我朝着前面就是一指,"大哥,帮我跟上前面那辆车!"

 

的士大哥忍不住来了一句,"好车啊!"

 

我心想,你他妈管他是好车还是破车,让你跟你就跟。

 

现在不是车流的高峰期,跑车开的很快,眼看着都要没影了,我问司机跟不跟的上?司机大哥又来了一句,"够呛!"

 

我心说,完了,这下没了证据,苏蔓那贱人是不会承认的。

 

那知道还没等我想完,司机大哥声音陡然就变了,"这位兄弟,我说的够呛是别人,你今天运气好,搭的是我的车,坐稳了!"

 

说完,连续几下挂档,猛然一脚油门,这破的士顿时就往前窜了出去,连续的超过十几辆车之后,终于是看见了那辆跑车的车尾灯。

 

我暗之庆幸,看来我今天运气的确不错。

 

跟着那跑车,大概又往前开了十多分钟左右,它终于是停了下来,我也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丢给了司机大哥,司机大哥还嚷着要给我找钱还要给我递名片,说下次再搭他的车,娘的,我现在那有这个心情啊,我推开车门就走了出去。

 

下了车我才发现,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我们江海市最有名的娱乐场所名媛KTV的门口。此时,苏蔓偎依着那跑车男就在前面走,那跑车男搂着苏蔓,走着走着,突然就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苏蔓扭捏了几下身子,假装在跑车男的身上打了起来,跑车男低着头,又不知道在苏蔓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这贱人,打的更欢了。

 

我忍不住就骂了一句:"娘的,好一对奸夫淫妇!"

 

我尾随着这对狗男女,我看见他们进了名媛KTV的大门,然后被人引着进了电梯,我不敢跟的太近,生怕被他们发现,不过,我留意了一下,他们上的是三楼,待到他们上去了之后,我才赶紧搭乘下来的另外一部电梯跟了上去。

 

不过在我到了三楼之后,竟然没发现他们的身影,我顿时反应过来,应该是那跑车男早就订好了房间,两人现在已经进去了。

 

这对狗男女,还真是挺迫不及待的。

 

不过,老子更迫不及待,我倒要看看,他们奸情撞破的一瞬间,苏蔓那贱人是副怎样的表情。

 

想到此,我开始一个包间一个包间的查过去,名媛KTV很大,三楼的包间也很多,好在现在KTV的房门都有规定,不能反锁,而且门上必须要有透明窗,所以,查起来也并不是太费劲,刚看了几个包间,我就看到了两处热血沸腾的场面,这年头还真是,有钱人就爱找刺激,宾馆开房什么的,已经不合他们的味口了,一边唱着甜蜜蜜,一边低头舔MM,才是他们最喜欢的。

 

不过,有些房间还是挺费劲,灯光朦胧的,人影都看不清,这一番折腾下来,废了我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走廊尽头转头处的一个包间发现了这对狗男女。

 

包间不算很大,我顺着房门的透明窗看过去,茶几上摆满了东西,饮料红酒果盘零食,应有尽有,那跑车男将手搭在苏蔓的肩膀上,一人一个麦克风,也不知道在唱什么歌,不得不说,名媛KTV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了,估计你在里面使劲的雅蠛蝶也没人听得见。

 

我站在门口,假装拿着手机打电话,我在想,待会该用怎样的一种方式进去,既不让自己丢脸又能保持一定的风度。

 

刚想了一会,里面就有动静了,那跑车男似乎不满足这样隔靴搔痒,突然抱着苏蔓就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然后……然后麦克风都放下了,肮脏的双手一边撩起苏蔓的裙子一边朝着她的关键部位就放了上去。

 

苏蔓那贱人,不抵抗也不拒绝,反而拿着麦克风一副挺陶醉的样子,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一把推开包间的大门,朝着里面就吼了一句,"好一对狗男女,玩的挺尽兴啊!"

 

包间的歌声开的并不是很大,我这突然闯入,又来了这么一句,苏蔓顿时就吓了一跳,不过,那跑车男只是微微的一愣,随即,依旧搂着苏蔓,将歌关了,然后斜着眼睛看着我,"你他妈谁啊?"

 

"你问我是谁?"我点点头,一阵冷笑,"老子是他男朋友!"

 

那跑车男在苏蔓的大腿上摸了一把,苏蔓赶紧站了起来,"谢霆,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老子再不来头发都要变绿了!"

 

我又是一声大吼,说完,我走过去,将苏蔓一扯,那跑车男也火了,瞬间站了起来,将苏蔓一把又拽了回去,还不痛不痒的来了一句,"哦,是你啊,我听蔓蔓说过,看来,还真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不好意思,今天晚上,蔓蔓是我的人!"

 

"你的人?"我的怒火腾的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搞老子的女人,还这么嚣张?我冲过去,朝着这个混蛋的肚子就踹了一脚,那家伙哎呀一声,顿时就跌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我还想冲过去,苏蔓突然一把就挡在我的面前,她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谢霆,别闹了,你要知道,你只是谢霆,而不是谢霆锋,我要的那种生活你给不了,我们分手吧!"

 

我本来还对这贱人存有一丝幻想,没想到她竟然这样损老子,我感觉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不过我必须要给她一点反击,要不然,我他妈都不是男人了,想了想,我微微的一笑,咬了咬牙,"哼,老子是谢霆锋,你他妈也得是张柏芝啊,你是吗?分手?记住,今天是老子甩了你。"

 

看着苏蔓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我狠狠的又来了一句,"还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句话,是我看多年网文学来的,男人嘛,痛,也要放在心里,气势,那是绝对要做到的。

 

我感觉今天晚上挺狗胆包天的,虽然被甩了,可老子被甩的有骨气,对吧?

 

沙发上的跑车男明显打不过我,都不敢起来了,说完最后一句话,我就准备潇洒的离开然后回家好好的哭一顿狠的,以祭奠我们曾经的啪啪青春。

 

就在这个时候,包间的门再次推开,四五个穿着黑色西服别着耳麦的人走了进来,应该是名媛KTV的保安,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魁梧,这个人刚踏进门,沙发上的跑车男顿时就大叫了起来,"雷哥,别让他跑了!"

 

其实他不说,我也跑不了,门口已经被挡住,那为首的被称为雷哥的人从进来的一刹那就死死的盯着我,我感觉他的目光有些怪异。

 

盯了我足足有一分钟,他才喃喃的说道:"敢来名媛闹事,你胆子挺大的嘛!"

 

刚刚我是怒火攻心才敢闯进来出手的,现在,见这家伙盯着我,我浑身都发毛。

 

我只是一介屌丝啊,来这种地方撒野,说实话,还真是找死,我感觉后果有些严重了。

 

见有恃无恐了,那跑车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狗仗人势,走到我面前,突然拿起了玻璃茶几上的一瓶啤酒,狠狠的就砸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闷哼一声,血,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流,不过,我不敢擦,那名叫雷哥的混蛋气势太强了。

 

他依旧死死的盯着我。

 

"我操你妈,你知道老子是谁吗?敢打我?"

 

跑车男说完,扬起了手中的半截啤酒瓶,还要狠狠的扎过来,我本能的抬起了手臂,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叫着雷哥的家伙突然出手,他的速度很快,只是一下就拽住了跑车男的手腕,随即缓缓的说道:"敢动周少,你还真是找死!周少,不劳你大驾,我来!"

 

说完,他朝着我的腹部猛然就是一脚,这家伙踹的又快又狠,我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然后死死的跪倒在包间的地毯上。

 

我感觉肚子都要被他踢爆了。

 

雷哥转动了几下脖子,将跑车男手中的啤酒瓶拿了过来,很随意的丢进了垃圾桶,不痛不痒的说道:"周少,不好意思,出了这种事,是我们名媛的责任,今天的单,算我的,小刘,给周少换个包间!"

 

"知道了,雷哥!"

 

"雷哥,那这小子……"跑车男一脸不爽的看着我。

 

雷哥一阵冷笑,"哼,敢来名媛撒野的,都没几个好下场,周少,我做事,你放心!"

 

"那就有劳雷哥了!"

 

"玩的开心!"

 

跑车男搂着苏蔓,缓缓的出了门,包间关上的一刹那,里面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三个人。

 

雷哥挥了挥手,指着我,"把他带到仓库去!"

 

另外两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保安走到我身边,将我一把拽了起来,拖着我就往门口走。

 

我当时就慌了,转过头,脱口而出,"雷哥,雷哥,我不是故意的,我……"

 

雷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咬着牙,"你再叫一句,我现在就杀了你!"

 

这一下,我彻底傻了,尼玛,什么叫着现在就杀了我?难道我不叫,只是让我多活一会,我操,这也太黑暗了吧,我只不过是闹了一点事,就要老子的命?

 

不过,他这一说,我还真是屁都不敢放。

 

这两人拖着我,跟雷哥一起,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部电梯,进去之后,一直到了楼下,随即,又带着我七转八转,最后,将我带到了一间宽敞无比但是凌乱不堪的房间,房间里面堆满了东西,应该就是雷哥口中所说的仓库。

 

雷哥对着两人挥挥手,示意让两人先上去。

 

那两人言听计从,刚要走到门口,雷哥又将两人叫住,他压低了声音,却清晰无比的说了一句,"听好了,这件事情,别跟任何人说,懂了吗?"

 

"知道了,雷哥!"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我感觉自己要完了,娘的,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节奏啊。

 

我就不明白了,那周少到底是什么玩意,尼玛,踹了他一脚,就踹掉了老子一条命?

 

我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待到那两个家伙离开之后,我赶紧语无伦次的说道:"雷哥,我真不是故意的,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雷哥对我的话充耳不闻,他慢条斯理的点燃了一根烟,随即,又在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一瓶饮料,打开,仰起头,喝了一口之后,才盯着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看着雷哥,最后,胆战心惊的说道:"我,我叫谢霆!"

 

雷哥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变的阴云密布,他的表情很古怪,看了看我,突然又盯着自己手中的那瓶饮料。

 

雷哥刚刚喝的那瓶饮料竟然是'东鹏特饮',形象代言人谢霆锋,此时,谢霆锋的头像正对着我呢。

 

这家伙,肯定以为我是急中生智看见饮料瓶随便说的一个名字。

 

我擦,我当时都要哭了。

 

这尼玛真是倒了血霉,我哭丧着脸,赶紧结结巴巴补充道:"雷哥,我……我……我真叫谢霆,没锋!"

 

"没疯?单枪匹马敢来名媛撒野,你还真是没疯!"

 

雷哥冷冷的说完,我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我赶紧解释,可我感觉越说越乱,不过,雷哥好像相信我了,他抽着烟,走到我身边,又开始仔细的打量着我,他看的很仔细,有一种逛窑子挑婊子的感觉,我突然又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雷哥,不会是个玻璃吧?

 

我操,如果真的是,那老子就更操蛋了,这刚被女朋友甩了,马上就要来一个男朋友,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的心情了。

 

"雷,雷哥,怎么了?"

 

我苦笑了一下,问的很没底气。

 

雷哥皱着眉头,突然又死死的盯着我,"你刚刚说,你大学毕业,学心理学的?"

 

"对,对,本科!"我慌忙的说道。

 

"会英语吗?"他突然莫名其妙的又来了这样一句。

 

我赶紧又点头,"会。"

 

雷哥嗯了一声,再次抽了一口烟,"来我们名媛闹事的,就没有站着出去的,上个月,还有个被我打断了第三条腿,你觉得你待会是什么下场?"

 

"雷哥,我……"我'我'了半天,就差没尿裤子了。

 

来名媛的时候,那破的士司机还说老子今天运气好,我好他妹,现在好的他妈的命都要没了。

 

雷哥再次盯着我打量了起来,盯的我真的发毛加颤抖了。

 

整个过程,大略持续了接近五分钟,他才重新点燃了一根烟,皱着眉头抽了一口,然后掏出了手机,放在耳边,"三夫人,对,是我……您赶紧过来一下!"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然后又开始盯着我看,一边看,还一边抽着烟,我再次确定,这家伙肯定是个玻璃。

 

妈的,为了活命,老子豁出去了,待会如果他真的提什么变态的要求,我肯定要毫不犹豫忍辱负重的答应下来。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对吧?

 

雷哥又在仓库里面待了一会,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手机响了。

 

他将手机掏了出来,放在耳边,一边接听着,一边走了出去。

 

雷哥走后,里面静悄悄的,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试着拉了一下,被锁上了,我暗骂了一句,接着四下打量着,这个破仓库,连个窗户都没有,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

 

我在想着雷哥刚才说过的那些话,还有他的古怪表情跟眼神,总之,我感觉这件事情很不对劲,不过,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不对劲的地方在哪。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听见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赶紧后退了回来,站在原地,门开了。

 

我抬起头,一刹那,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一次进来的,一共两个人,除了雷哥之外,还有一个女人,女人身材高挑,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五官惊艳,画着淡妆,踩着高跟鞋,身穿一件淡蓝色的低胸长裙,露出两条白嫩的胳膊,高挽着头发,说不出的美。

 

一般的女人,只能用漂亮来形容,而她,我愿意用'美'这个字,因为,在漂亮的基础上,她还多了一份女人难以言述的成熟魅力,我觉得,这就是所谓的气质!

 

这女人的目光从进来之后就一直打量着我,而我,也注视着她。

 

过了一会,她转过头,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平静出声,"带他走!"

 

带我走?尼玛,要带我去哪?

 

刚刚我感觉雷哥是个玻璃,一直盯着老子看,估计是看上我了,现在看来,我感觉雷哥更像是个拉皮条的,莫非见老子长的帅,要将我介绍给眼前的这个漂亮少妇?

 

难道,我接下来要被无情的包养?

 

我脑袋里面胡思乱想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雷哥已经是拽着我走出了仓库。

 

我问雷哥去哪,这家伙理都没理我,只是撂了一句,不想死就闭嘴。

 

在名媛KTV的一楼转了一圈之后,我们直接到了KTV的后门,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

 

雷哥将我一把推了上去,我紧张的都不敢说话了,此时,那少妇也坐在我旁边第二排的位置上,雷哥坐到驾驶位,将车发动,刚要往前开,又突然转过头,"三夫人,你真决定这样做?"

 

被称为三夫人的漂亮少妇没有理会,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声,"开车!"

 

雷哥在原地调了一个头,奔驰商务车沿着外侧的一条小道缓缓的开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到了江海市的正规马路上,我坐在车内,心里在打着鼓,我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还有,这女人到底要带我去哪?

 

不过,我总感觉没好事,我刚这样想着,那女人突然转过头看着我,随即,从车内的储物箱里面拿出了一卷绷带,还有一瓶消毒药水。

 

"把头靠过来!"她的话很平静,不过,却好像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一般,我只能倾斜着身子,她拿出消毒棉签,仔细的帮我擦拭了额头跟脸颊上的血迹,然后,将绷带在我的脑袋上缠了一圈,最后,依旧平静的说道:"待会,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什么都别问,多余的话,也不要说,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三夫人!"

 

我的心虽然比刚才在KTV的时候平静了不少,不过,我还是很忐忑。

 

我话刚说完,少妇摇摇头,"以后,你叫我颜姨!"

 

"颜姨?"

 

我有些迷糊了,雷哥叫她三夫人,我叫她颜姨?是觉得我比雷哥低一个辈分,还是说,这女人要跟我更亲近?

 

虽然我有一肚子疑问,不过,我什么都不敢说,我知道我的命捏在他们的手上,我只求我帮他们一些忙,他们最后放过我。

 

奔驰商务车在路上一直往前开,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四十多分钟之后,车到了南郊的桃山疗养院,这个地方我知道,是江海市最出名的医疗机构,风景秀美,环境优雅,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地方的疗养费,听说贵的能让你大小便失禁。

 

我心里估摸着,他娘的,这一次老子真是玩大了,来这种地方,还让老子帮忙做事,不会让老子暗杀什么人然后背黑锅吧?

 

奔驰商务车开了进去,在门口停了下来。

 

雷哥将车熄了火,三夫人看了我一眼,又平静的说道:"记住我说的话。"

 

我赶紧点头,"不问,不说!"

 

这女人笑了笑,不得不说,这一笑,差点将老子的魂都笑没了。

 

我们三人一起走进了疗养院,到达三楼的一个房间,门口有个看门的保镖,身高至少一米九,表情木纳,见到这女人,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三夫人。

 

女人停住了脚步,"大夫人也来了?"

 

"是的,三夫人!"

 

女人嗯了一声,转过头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再轻轻的叩了一下房门,保镖推开门,她带着我缓缓的走了进去,而雷哥,则待在门外。

 

房间很宽敞,装修的也很豪华,虽然是病房,可各种高档设置应有尽有。

 

在我们两个进去之前,房间里面有三个人,一个半躺在病床,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另外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岁,穿的人模人样,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不过我一看到他就有些不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一个女人,估计五十多岁,描眉画眼,染着一头屎黄色的头发,全身珠光宝气的,不过,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只想到一个字,俗。

 

这三个人,在我进去的一瞬间,齐刷刷的就往目光放到了我身上,这种眼神,跟雷哥还有三夫人看我的时候一模一样,好像老子就不是这个星球的人一样。

 

"你过来!"

 

三夫人拉着我,走到那三人跟前,"这是大夫人!"

 

"大夫人好!"我按照三夫人的要求,叫了一句。

 

"这是你大哥!"

 

"大哥好!"

 

最后,三夫人又指着床上的那个老人,"这就是你爸爸!"

 

擦,你大爷的,叫大夫人叫大哥都没什么,叫爸?这算什么节奏?我顿时不乐意了,我憋着嘴巴,不出声。

 

我本以为三夫人跟那个老头会发飙,那知道那老头摇摇头,声音颤抖的说道:"小颜,算了,改天再叫吧,他一时还没习惯!"

 

"这就是沈洛的儿子?"俗到家被称为大夫人的女人走了过来,仔细的打量着我,"还真有几分他妈的样子!"

 

"颜姨,老弟这是怎么回事?"那个被老子叫着大哥的人又走了过来,盯着我缠着绷带的头。

 

三夫人平静出声,"下午从机场回来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一点意外,不过,小伤,没大碍!"

 

"那就好,那就好!"那男人还死死的盯着我,喃喃的说道。

 

"小颜,扬扬就拜托你照顾了。"老头躺在床上,始终没有将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尼玛,这都怎么了?

 

三夫人嗯了一声,"我准备让他休息两天,然后让他去名媛熟悉熟悉环境历练历练,海哥,你觉得可好?"

 

"行,一切你安排!"老头咳嗽了两声,"好了,大家都回去吧,不早了!"

 

"爸,那你好好休息!"年轻男人跟老头说了一声,我们一行人出了病房直接下了楼。

 

到了疗养院门口之后,那俗不可耐的老女人突然冷冷的就说了一句,"小颜,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教好你的人,站好自己的位置,可别痴心妄想别的东西!"

 

"我知道,大夫人!"三夫人轻声应道。

 

"儿子,我们走!"老女人大大咧咧的上了旁边的一辆奔驰S600,年轻男人再次死死的盯着我,打量了一会,这才转身,车,快速的出了疗养院的大门。

 

我跟三夫人坐回到了车上,雷哥将车发动,三夫人说了一句,"去一趟医院,再让你见个人!"

 

雷哥没说话,将车开了出去,我脑袋里面云里雾里的,我看了三夫人好几眼,这女人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缓缓出声,"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见到那个人之后,你什么都会明白了。"

 

"哦!"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眼下,估计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车,开到一半,雷哥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一边开车,一边接听,放下手机之后,说了一句,"三夫人,他,估计熬不过去了。"

 

"开快点!"

 

"知道!"

 

雷哥说完,奔驰商务车明显一个强烈的推背,速度加快了很多,本来四十多分钟的路程,半个小时就已经到达,车在市区转了一会,最后进入了一个地下停车场,雷哥让我下车,随即立马又换上了一辆奥迪A6,从地下停车场出来之后,直接到达了市区的一家医院。

 

医院看上去不大,将车停好,雷哥首先下车,扫视了一遍之后,才让我跟三夫人下来,我们快步的走了进去,乘坐电梯直接到了六楼,走廊很安静,过了一会,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将我们三个人带进了一间病房,最后,还说了一句,"他没剩多少时间了!"

 

雷哥让那个医生先行离开。

 

这个病房不大,病床上躺着一个人,旁边是一台心电监护仪。

 

三夫人让我过去,我慢慢地往前走,病床上的人头上跟我一样,缠着绷带,鼻子里面插着氧气管,看上去奄奄一息。我仔细的打量了几眼,突然,我感觉全身就是一阵颤抖。

 

因为,那病床上躺着的人,竟然跟我长的一模一样,尤其是大家脑袋上都缠着绷带的时候。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西瓜哥与地瓜妹最近文章:

🔥绝对老司机,牛掰…15小时前

2017-07-26 西瓜哥与地瓜妹 西瓜哥与地瓜妹 点“阅读原文”姗姗晚上陪你聊天

🔥结婚证改这样,谁还离婚…15小时前

2017-07-26 西瓜哥与地瓜妹 西瓜哥与地瓜妹 点“阅读原文”姗姗晚上陪你聊天 点“阅读原文”姗姗晚上陪你聊天

🔥小品中极品,没有之一!15小时前

2017-07-26 西瓜哥与地瓜妹 西瓜哥与地瓜妹 点“阅读原文”姗姗晚上陪你聊天

🔥成管大胆,谁给你的胆子?15小时前

2017-07-26 西瓜哥与地瓜妹 西瓜哥与地瓜妹 点“阅读原文”姗姗晚上陪你聊天

🔥女人自拍视频,要火…15小时前

2017-07-26 西瓜哥与地瓜妹 西瓜哥与地瓜妹 点“阅读原文”姗姗晚上陪你聊天

热门文章:

魔都一秒入夏!吃冰淇淋才是正经事!5月1日

五一假期魔都一秒入夏,又到了孩子们吃冰淇淋的季节。小萌为萌爸萌妈盘点了魔都十大高颜值,超美味的冰淇淋,趁着假

智慧树读书屋28日轮滑体验课5月25日

5月28日上午10点轮滑体验课活动地点:纪念碑广场活动时间:10点活动人数:15人活动费用:免费活动报名: 

宜昌高考,以下路段开车请注意!6月3日

考场周边哪里禁行、哪能停车、哪里需要绕行?交警详解考场周边的交通方案,供市民参考

北航毕晚开场视频,时长四年6月5日

先不废话毕晚视频毕晚开完了,毕业照拍完了,学士服还回去了,终于,终于毕业了。想想已经六月了,剩下的时间,大概

孩子,有人打你,你要打他!!!6月7日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教会孩子如何保护自己。

(┯_┯)广告君被屏蔽了~~~

感谢您的支持,请按照如下步骤取消屏蔽ABBAO的广告(详细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