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岁媳妇去世3天, 被发现时儿子竟然在......

2018-03-15 唯一正能量 唯一正能量

1
第1章 抓奸在床
热……

浑身难受如同被架在火上炙烤。

程漓月眼昏昏沉沉中,眸光迷离的抓住一个人的手臂。

她想要求救,鼻间传来浓郁的男性气息,扑天盖地的涌来,她微微轻启的唇被强势堵住。

她本能的想要反抗,可是,男人不给她任何机会,长驱直入,挑开她的齿,吞卷她的一切。

明明该是对这个陌生男人的吻感到排斥和抗拒的……

可是,为什么她的身体里却涌起了亢奋?

下一秒,身下却传来嘶裂一般的痛楚……

强烈的痛感攫住她……

……

清晨。

金色的阳光从皇家风范的窗帘透进来,照亮豪华房间里的一切摆饰……

白色的地毯上,凌乱的衣服扔在上面,空气里,隐隐氲氤着一股情欢过后的淫靡气息。

床上,女孩纤细的身影在滚金边的被子里若隐若现。

小巧的鹅蛋脸,五官精致漂亮,肌肤嫩白如雪,黑发掩盖的肩胛骨处,隐约可见被粗鲁留下的红印。

如同樱花,开在她的全身。

沉沉的睡意中,倏地,她听见房门被狠狠推开的声音,虽然她很不想睁开眼,可是,她意识里,还是强迫自已醒来。

她睁开眼。

就看见金壁辉煌的房门外,她的老公陆俊轩狰狞可怕的面,还有他的身边,婆婆和小姑震惊错愕的表情。

“俊轩……”程漓月擦了擦眼睛,当她落在床单,被子,地板,整个房间的陈设,她的脑子有片刻的空白。

这不是她的房间,这是哪里?

“俊轩……这是哪里?”她朝门口脸色阴沉的男人寻问。

陆俊轩冷笑一声,英俊的脸庞满是阴鸷,喝问,“你还有脸问我这是哪里,你倒是说说,你昨晚和哪个奸夫在这里过夜吧!”

奸夫?

程漓月眯着眸,仔细回想昨晚发生了什么,可她什么也想不起来,最后的记忆是和君瑶在咖啡厅里喝了一些酒。

这时,就看见从陆俊轩的身后,她的小姑子陆晴雅和婆婆陈霞跟着进来,她朝身边的女儿道,“晴雅,好好拍下来,把你嫂子和别得男人上床的样子给拍清楚了。”

和别得男人上床?程漓月的脑子轰然而炸。

“我……我没有……”程漓月猛摇着脑袋,想要解释。

这时,她婆婆陈霞来头床前,将她一头长发扯起,她疼得埂起脖子,露出了被长发掩盖得胸口,脖子,十几道刺目的吻痕,触目惊心的显露。

“拍,都拍清楚了。”陈霞朝女儿说道。

陆晴雅一边兴致脖脖的拍着,一边冷笑道,“嫂子,昨晚过得很开心嘛!”

程漓月吃痛的低下头,看着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痕迹,脑海里昏昏沉沉的浮现一些羞耻的画面,她以为那是梦……

显然不是。

她惊慌的去看陆俊轩英挺的脸,只见他的脸色寒厉吓人,眼神冰冷锐利的盯着她,就仿佛盯着一片垃圾,“很好,程漓月,才结婚半年,你就敢出轨,我不管你昨晚和谁在一起……做好离婚准备吧!”

撂下这句话,他多看一眼都嫌厌恶的大步推门离开。

程漓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无色。

离婚?

“不,俊轩,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程漓月浑身赤着,她紧提着被子盖住自已的身体,想要追出去。

这是,她的身体被一股力量狠狠的推倒在床上,是她的婆婆陈霞,她惊愕的看着她,“妈……”

“你没资格叫我妈,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敢背着我儿子偷男人,简直丢尽了我们家的脸,我告诉你,我陆家绝对容不下你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
2
第2章 净身出户
“妈,拍好了。”陆雅睛得意的拿着手机说道。

“程漓月,雅晴手机里有你出轨的证据,识相的,赶紧和我家俊轩离婚,不识相,我就把你的照片送给律师,起诉离婚。”

陆俊轩拉开他的保时捷越野车,只见副驾驶座上,一抹风情性感的身影坐在那里,见他进来,红唇勾起一抹笑意,“俊轩哥?计划成功了吗?”

陆俊轩伸手,将她扯进怀里,扣住女孩的后脑,狂野的吻了下去,女孩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立即与他吻得难舍难分。

一阵绵长而炽热的激吻之后,陆俊轩笑抵着她精致的额头。

“瑶瑶,很快,我就可以娶你了。”

“嗯,我等你这句话等很久了。”

说完,沈君瑶捧着他的俊脸,朝着他的薄唇主动的亲吻上去。

床上,程漓月惨白着脸,泪花迷住了眼,身上的吻痕,以及下身轻微一扯就嘶裂般的疼楚,令她惶恐不安,昨晚,到底发生什么,她一点记忆也没有了。

捡起地上的衣服,她冲进了浴室里,一边痛苦泪流,一边狠狠的洗着身上属于别得男人的气息。

下午,程漓月失魂落魄的回到她的婚房别墅里,明亮的大厅里,陆俊轩仿佛恶魔一般坐在那里,黑色的眼底,一片狂风暴雨的景像,盯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掐死撕死。

今早所遭遇的一切,对于程漓月来说,是致命和沉重的打击,她知道,什么解释都不用了。

程漓月看着沙发上的老公,深呼吸一口气道,“俊轩,我同意离婚,但是,我要回我父亲手里百分之十的股权,另外的百分之五,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陆俊轩一听,俊颜瞬间变色,他才刚刚坐稳陆氏集团总裁的位置,如果她抽走百分之十的股权,那么,他的威信和地位岌岌可危,甚至从总裁的位置掉下来。

他阴冷上前,冷笑出声,“程漓月,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要股权?你背叛了我,给我带了那么高的绿帽子,百分之五的股权就想打发我?”

“百分之五的股权,换算出来的钱,也有五亿多,难道用五亿的钱补偿你,你还嫌不够吗?”程漓月据理力争,那是父亲生前在陆氏集团拥有的股权,她不能凭白就送给陆家。

陆俊轩眼神阴狠闪烁,他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程漓月,你给我听着,股权你一份也休想收回去,这婚你不离也得离,如果你想闹到法庭上,我告诉你,你只会死得更难看。”

程漓月瞠大眼,呼吸难受,可她的心里更痛苦的是眼前这张脸,从前的温柔体贴不见了,有得只是追求利益的丑恶,可是爸爸的股权……

“陆俊轩……那是我爸爸的……你还给我。”她哭哑着声线说道。

“现在是我的,你休想从我手里夺走,程漓月,要么识趣签字滚蛋,要么……我会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陆俊轩狠狠的将她摔在地板上,铁青着脸,扔下一份拟定好的离婚协议,“签字!”

“我不签……”程漓月咬着唇,不想净身出户。

“如果你不签,你损失的不是这百分之十五的股权,还有你的名声,甚至你的命。”

程漓月吓得浑身颤栗,抬头,看着这个曾经信誓旦旦说爱她的男人,此刻,只有无情,阴狠,可怕。

她几乎要窒息了。

程漓月的心终于绝望到了底端,她看着这个男人被利益驱使的恶魔形像,她知道,想要拿回父亲的股权,真得可能会付出生命代价。

“好,我签。”她用力的咬紧唇,在签字那一处签下她的名字了。
3
第3章 得知真相
陆俊轩拿着这份离婚协议,就仿佛拿到了他的人生财富,他冷冷的宣布道,“协议上说明了,你净身出户,明天搬离,除了你自已的东西,其它的一律不得带走。”

程漓月的泪水,一颗一颗滚落下来,全身的血液,都冻僵住了。

当晚,她就收拾了她的东西搬离了婚房,住入酒店,她联系了r国的阿姨,阿姨劝她过去和她生活。

程漓月也厌倦了这里的人和事,但她发现护照还落在陆宅。

她只好打车回一趟陆宅,刚转过花园,就听见树丛里有人在聊天,听声音是她的婆婆陈霞,她朝着什么人笑咪咪道,“这下,满意了吗?我们俊轩现在恢复单身了,你也不用受委屈了。”

程漓月的心脏重重击打了一下,她不由走近树丛之中,只见婆婆正对面的那个女孩,赫然是沈君瑶,只见她娇羞满足的点点头,“嗯,伯母,我爸已经决定入股陆氏集团了。”

“那太好了,有了你爸爸的加入,我们俊轩就是如虎添翼,而你,也会是我最喜欢的儿媳妇。”

“谢谢伯母成全。”

“还叫伯母?”

“妈……”沈君瑶甜甜的唤道。

“哎!真是我乖媳妇儿,我打心眼里就喜欢。”

程漓月脸瞬间如苍白的纸,她的心脏仿佛被刀狠狠刺穿,一股怒火几乎要将她炸烈。

很多事情联系在一起,她被沈君瑶拉去咖啡厅!才喝两杯不到,她就神知不清,醒来,就是那天早上酒店的那一慕。

这一切……不过就是沈君瑶和婆婆的诡计一,为得就是算计她和陆俊轩离婚。

原来,沈君瑶的父亲打算入股陆家,婆婆想要赶走她,给沈君瑶腾位置。

程漓月一脸怨恨的脸突然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

陈霞吓了一跳,沈君瑶也吃惊,不过,看着程漓月惨白的脸色,想必她们的谈话,她听见了,两个人倒是露出了本来面目。

“你还有脸回来干什么?”陈霞厌恶的看着她。

“你们……是你们陷害我,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程漓月红着眼眶嘶声质问道。

陈霞毫无愧色的看着她,“程漓月,别在这里发疯了。”

沈君瑶环着手臂冷笑一声,“程漓月,你真是傻得可怜,你真以为俊轩哥喜欢你吗?你还不认清现实,你不过是俊轩哥坐上陆氏集团总裁的踏脚石而已,他爱得是我。”

“程漓月,你婚也离了,字也签了,我们陆家不欢迎你,出去。”陈霞赶人。

“我回来拿护照,你把我的护照还给我。”程漓月狠狠的瞪向这个恶毒前婆婆。

陈霞也想到她的护照是在这里,她哼了一声,“等着,我这就是去给拿,有多远,你就滚多远吧!”

她自然不会担搁她出国,现在,程漓月是陆家最不想看见的人,自然是走得越远越好。

陈霞一走,沈君瑶眯眸走到程漓月面前,“俊轩哥会和你结婚,不过是因为你父亲手里握着陆氏集团的股权,说实在,你根本配不上他。”

程漓月看着这张曾经最好朋友的脸,现在,只有虚伪,厌恶,恶心,她扬起手掌想要给她一耳光,沈君瑶倒是反应快速,一把扣住她的手,“你可没资格打我,现在,我只是把原本属于我的幸福和位置拿回来,陆太太的身份注定就是我的。”

“所以,昨晚……昨晚就是你们合伙一起设的局?你们所有人……也包括陆俊轩?”程漓月的泪水夺眶而出,心脏再次被刺得鲜血淋淋
4
第4章 携子归来
“不错,我和俊轩哥早就情投意合,暗度陈仓在一起了,他的车祸是假的,每天满足他生理需要的是我,不过,你字也签了,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

程漓月的身子后退啷呛后退了两步,虽然她的面容只是惨白,可是,她的身体里,却是血流成河,她的老公,每夜都睡得她那里?那些陆俊轩出差的日子,那些他以各种借口不回家的原因,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剧烈的痛感攫住她,她感觉快要窒息了。

“那个男人是谁?昨晚你们按排得那个混蛋是谁?”程漓月睁着泪眼疯了一般瞪着她,嘶声低吼。

沈君瑶有些不奈烦的看着她,“昨晚的男人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昨晚的确被男人上了。”

“告诉我是谁!快告诉我是谁……”程漓月疯了一般大声寻问。

沈君瑶烦燥的别开脸,“昨晚我们是给你按排了一个牛郎,后来那牛郎说,有另一个男人先跑进你房间去了,他不想玩三3p就回去了,所以,上你的男人是丑是老,是圆是扁没有人知道。”

“我不信,我可以去查监控。”程漓月浑身气得颤抖。

“真不巧,昨天那家酒店的监控坏了。”沈君瑶笑得得意,因为酒店就是陆家的。

程漓月的脸刹白如雪,他们的这个局,设得天依无缝。

这是,陈霞拿着护照过来,朝她面前一扔,“拿着,赶紧消失。”

程漓月握住护照,她瞪着这些人的嘴脸,纵使再不甘心和痛苦,可是,她只感到厌恶,厌恶到多看一眼,多呆一秒,她都会窒息而亡。

“我恨你们,恨你们所有人。”程漓月泪流如雨下,纤细的身影绝望的转身离开。

看着程漓月离开的身影,陈霞和沈君瑶相见一眼,总算,把这个多余的人弄走了。

……

四年后,机场。

一个年轻的女孩在机场举着迎接牌。

牌子上写着“程漓月首席设计师。”的大字,女孩一双眼睛焦急的在人群里寻找着自已要接的人。

她的目光专门放在那些穿着气质典雅的女人身上。

而这时,人群里,只见一抹休闲自然的身影推着推车出来,推车上放着两个大箱子,箱子上面坐着一个身穿蓝色牛仔衣,灰色小短裤,米色小球鞋的小男孩。

在人群里,女孩的身影美丽而纤细,随意绑在脑后的丸子头,简单利落,干净的脸蛋,五官精致,皮肤如宛如上等白脂一般,好得令人忌妒。

再看坐在箱子上面的小男孩,虽然只有三四岁,却已经初见祸水模样了。

一头乌黑的短发,细碎的刘海遮住饱满的额头,小小剑眉下,一双黑宝石般的眼睛灵气逼人,俏挺的小鼻子下,细薄粉嫩的小嘴,配上健康白皙的肤色,简直就是封面杂志里走出来的小模特。

路过的女孩们,看着这个小男孩,都要惊叹一声,太漂亮了。

好想拐走。

“妈咪,那个阿姨是来接我们的。”

程漓月抿唇一笑,儿子虽小,认字却多。

她微微呼吸了一口气,没想到,一别四年,她又转回到这座城市了。

当年,她充满怨恨离开,现在,她却心平气和的回来。

这四年来,她经历了什么,其中的幸酸艰苦只有她自已知道,四年的时间,她蜕变,坚强,并且,她已经是一个单身母亲。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唯一正能量最近文章:

长期坚持早起的人, 最终会变成这样!20小时前

许多人每天都在上演三件事: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来,后悔昨天睡太晚。一个人,如果连早起都做不到,你还指望他做什

2018年社会新十大关系,火了!20小时前

新 十 大 关 系 1、下台就断了的,是工作关系。2、死了也断不了的,是亲属关系。3、有事才想起的,是利用

联不联系,都没忘记。20小时前

见或不见,依然思念,联不联系,都没忘记。忙碌的生活,让我们少了问候,肩上的责任,让我们各自拼搏。有多久没有在

忘!(透彻)昨天

最好的日子,无非是你在闹,他在笑,岁月静好,如此温暖到老。1、忘年。平时尽量少想自己的年龄,始终保持一颗“不

华山游客猝然跳崖:如果人生太难,不如放过自己!昨天

心理学上有一种特别的现象,叫“微笑抑郁”。是指一群“隐形”病人,他们和那些愁眉不展,疲惫憔悴的抑郁症患者不同

热门文章:

完美周末 | 16种畅游台湾西滨海岸线的玩法2016年5月28日

云嘉南滨海是一段用蚵架、盐田与鱼塭串连起来的海岸线,来这里走走吧!感受台湾西滨明媚,充满人情与乐事的风味。

深圳公安上头条 正能量警官遭围攻 网民应该清醒2016年6月11日

干掉警察,社会只能陷于大乱。

粽情端午 · 乐游泰安——泰安市端午节优惠活动2016年6月7日

泰山区泰山方特欢乐世界:6月9日至11日举行“浓情端午,粽情方特三天三夜”大型节日庆典,应届初中、高中毕业生

旧城:1部摩托车住3条短裤女,哩个靓仔真系好“威水”...2016年6月10日

旧城环城二路见到一“摩托车神”载着3个靓女,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飞驰而去...

行客分享 | POSTCARDS:用你的镜头,呈现全新的多彩世界(长期征集)2016年6月9日

《孤独星球》杂志的开篇栏目Postcards,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师的作品,我们不仅从照片中领略美好风景

(┯_┯)广告君被屏蔽了~~~

感谢您的支持,请按照如下步骤取消屏蔽ABBAO的广告(详细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