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

2016-05-27 双石 中国将军政要网 中国将军政要网



作者:双石


有朋友提出一个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很难答复的问题——

  

长征是什么?

  

是啊,长征是什么呢?

  

长征是什么?在诗人眼里,在文人眼里,在史家眼里,在兵家眼里,在学者眼里,在每个阅历不同价值观不同的各色人等眼里,可能都是不同的,都会生出各种各样的解读和诠释,恐怕很难是一个模样——好象也没有理由要一个模样。

  

曾见过一些人士对长征露出一脸的不屑:不就是一次大失败后的大逃亡么,不就是一次迭撞南墙走投无路之后的流浪流窜么?不就是一次迫于生计的侥幸逃生么?北上抗日?嗤!……

  

没错,长征的确始于一场溃败或逃亡。可逃亡也好,求生也好,就很丢人么?难道坐以待毙或苟且偷生,才是正确的?长征是战争运动,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进进退退乃兵家之常,而结果才是最重要的!所有的历史都是成功者的历史,谁要能在退一步后还能进两步,那就是谁的成功,谁的本事。在绝境中寻得生路,在绝境中反败为胜,在绝境中千锤百炼,由悲而壮,由绝境步入辉煌,难道不是更值得人们赞誉?!

  

以溃败和逃亡开始的长征,最终成为了中国革命武装力量的一次重新聚集和整合,散布在中国东南、西南、西北的各路红军主力,是经过长征完成了这个重新聚集和整合的。这个过程源于被迫始于被动,但却在历时两年的千万里转战中逐渐完成了向主动进取的转变——到北方去,肩负起挽救民族危亡的领导责任,从而使山头各异的各路革命武装力量的千万里转战最终形成了一个胜利的汇合。而且的的确确实实在在,也在随之而来的救亡图存的民族解放战争中成为了全民族的中流砥柱!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共产党人切切实实地践行了“北上抗日”的战略方针?更何况,早在长征之前,共产党人就已经站在了抗日斗争的最前线,从东北义勇军、察北同盟军,直到东北抗日联军,共产党人难道没有以自己的牺牲,践行自己“抗日救国”的政治主张?九一八之后,七七之前,中国大地的各路诸侯中,还有谁,先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工农民主政府”,亮出了对日宣战的鲜明旗帜?

  

金一南曾经转述过克劳塞维茨对优秀军人的一段描述:有一种非常优秀的军人,就是能够在黑夜中发现微光,这个军人就非常优秀,别人觉得一片黑暗,他竟然能够发现前面有一些微光。但是克劳塞维茨讲了,更加优秀的军人是敢于跟随这些微光前进,他比发现微光还要优秀,他敢于跟随这些微光前进。

  

胜利完成了长征的中国工农红军,不正是这样一批“非常优秀”、“更加优秀”的战士们组合而成的优秀团队么?

  

长征是一次万里远征,然而长征之盛名并非仅仅缘于其跨越长度,历史上作这般远行的团队和个体都不是绝无仅有,远的不说,象覆灭于大渡河畔的太平军石达开部,他那队伍在覆灭之前的行程,就不下四万余里——近乎于长征的两倍!

  

还有那三藏取经,行程也绝对在长征之上许多——呵呵,“十万八千里”。

  

然而前者最后的结果是失败,后者作为个人行为令人赞叹,但与一支人数众多的大军抱定一个共同目标跋涉千山万水历尽千辛万苦的英勇行军,还是难以同日而语。更何况,这支队伍的组成成份,多是以散漫性自私性为显著特征的农民群众。如果仅就个人的生存需求来说,团队的生存并不是他们每个个体得已生存的唯一前提!勿需讳言,长征中有许许多多的落伍和离队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落伍、离队甚至投降,都很可能更能满足他们现实的生存需求——只需把这个“生存需求”的质量降低一档:新生,变为苟活!

  

在这次漫长的行军中,他们中每个个体的选择,其实远不止“跟着队伍走”这一种。

  

长征是一次大浪淘沙,踏上这次征程的所有人都面对着必然面对的无情的淘汰与选择,这当间最为严峻的淘汰还是“自我淘汰”。长征中,每个人都在选择自己的历史,同时也在接受历史的选择,其严酷性不言而喻。那些百战余生的“寥寥者”们,又成为革命力量重新崛起乃至发展壮大的真正中坚!他们为团队,为阶级,为民族,也为他们自己,赢得了真正的生存权发展权——这是新生,而不是苟活!

  

“我以我血荐轩辕”。那些长眠于征途中的牺牲者们更令人肃然起敬,他们是以自身的消亡来换取团队的新生——还有那些因伤病等各种原因失散和流落他乡的红军战士,他们也是这支红色团队重获新生的奠基者。

  

在这次历尽千辛万苦的伟大行军中,这支团队始终高场着争取新生的旗帜,成功地把团队中的一个个个体凝聚在了这面旗帜之下,而且成功地将那些可能危及团队生存的散漫性予以极度的边缘化。苟活,在这个团队中,始终被鄙夷被唾弃被不屑一顾。

  

长征之所以在能够在战争史上长久地放射出绚目的光彩,更重要的缘由还在于:这既是一次弱势者窘困者的艰难逃生,又是一次胜利者征服者的磅礴奋进!正如长征领导者之一的毛泽东所言:长征是以我们的胜利敌人的失败而告结束!——既或是“逃亡”,这也是一次“胜利大逃亡”!


长征,既是一部弱势者窘困者的拼搏史,也是一部胜利者和征服者的成就史!

  

长征为什么会“以敌人的失败和我们的胜利而告结束”?长征的领导者和领导集团,是凭什么法宝,始终保持了这支队伍凝聚力?——据说张学良将军当年曾对部属言:你们都是带兵的,你们谁能把兵带成这样?

  

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题目,想作出完满回答其实相当不容易!解答这个问题,需要一个多角度的合成答案,有主要的,有次要的,有领袖个人的,有红军整体的,有那个时代底层群众的生存状态及生存品质的,……,等等。

  

可能有人会脱口而出:因为红军是一支劳苦大众的武装,红军官兵上下同欲,都是在为工农解放也就是自已的切身利益而战,这与围追堵截他们的那支队伍是不可同日语。红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武装,共产党人对这支队伍坚强的政治领导是这支队伍长驱两万五千里取得最后胜利的保障。

  

这当然没有问题,这是最基本最必要的条件。没有这样一支队伍,任他什么样的统帅,恐怕也很难保证这支队伍在长达两年的长途艰苦转战中不致溃散。

  

问题是,这样的回答有一个很大的逻辑漏洞:在长征前的第五次反“围剿”中,红军的这个性质依然存在,共产党的政治领导也不可谓不坚强,为什么还是失败了?

  

这个最基本最必要的条件还并不具有充分性。

  

还有人说,党内的政治民主也是长征最终取得胜利的重要原因。

  

这个回答其实仍然是有缺陷的。

  

那个时期的政治民主很难说是完善的,战争指挥活动所特有的集权方式其实在相当程度上使“民主评议”成为不可能甚至可能是有害的。如果说有这个原因,那也是在长征初期,党中央决策层在与共产国际失去联系且遭受重大失利这种特殊背景下,以民主方式选择了自己的领导人和领导集团,这个领导人和领导集团,带领着中国共产党人,真正开始了独立自主地领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历程。

  

这是长征最终能将失败变成胜利最具决定性的因素之一。

  

长征实际上也是对中国革命的领导者和领导集团的一次艰难比较和选择。中国共产党人在长时期的艰难探索中,在革命斗争屡经挫折和失败的教训中,产生了“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迫切需求,并由此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艰难选择,终于在长征中找到了能够根据这个需求去指导中国革命的领导者和领导集团。长征中产生的领导者和领导集团实际上也在长征中接受一次次条件严格得近乎苛刻的高难度考试——他们面临的不仅是环境的重压和对手的煅击,还有自己战友和同志们挑剔目光的考量。

  

事实证明,在长征中产生的革命领导者和领导集团是长征团队中具有高度感召力凝聚力整合力的坚强核心,他们以坚定的信仰率先垂范,以求实的精神运筹帷幄,以顽强的斗志披坚执锐,以博大的胸襟包纳百川,把本来就很薄弱的革命力量始于茫然无措的全面溃败变成了所向披靡的铁流奋进。长征中产生的领导者和领导集团,表现出了极高智慧和能力,时时能把胜利者征服者成功者的感觉贯注给这支时常是食不裹腹衣不蔽体的队伍中的一个个体——这当间,难道没有大量的、具有高度技术性乃至艺术性的心理学管理学方面的经验和理论可以总结,可以提炼?现如今远涉重洋去取MBA等洋真经的人们,难道就没有理由回过头来认真考究考究七十年前这支举世公认的优秀团队:他们在逆境中起死回生步入辉煌的管理秘诀究竟何在?古今中外,还有多少团队达到过他们这种管理效率和管理水平?他们最值得传承和借鉴的管理经验管理理论究竟是什么?……

  

革命的实践催生了革命的理论。长征还是对中国革命思想武库的一次清理和更新。正是经过长征,中国共产党人才真正开始了摒弃了教条主义思维的思想解放运动,举起了“实事求是”的鲜明旗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长征的实践催生且验证了这个思想武器的锐利和效率,一个崭新的革命理论体系由此而发生发展乃至完备完善,最终形成了一个叫做“毛泽东思想”的科学理论体系,而这个理论体系最具深远历史意义的本质内涵在于:它为人数众多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争取自身解放,赢得新生而不是苟活的斗争,提供了堪称精锐的思想武库。

  

长征是中华民族独有也是全人类共享的精神财富,它对这个民族乃至全人类的“弱势群体”产生了意义非凡的精神感召力:原来“弱势群体”求生存求发展的意志还能产生出强弱相互移位的效果;原来“真老虎”同时也可以是“纸老虎”;原来卑贱者可以“最聪明”,高贵者可以“最愚蠢”;原来“弱势群体”自身的权益需求并不是只有乞求他人施舍这一种出路;原来人类的勇敢和智慧还能发挥到如此这般的极致状态……

  

个人也好,团队也好,民族也好,有了这般精气神儿,才能真正掌握自身的生存权发展权。

  

价值观不同的人们,对篇首问题的回答,可能会是多种多样的,这不足为怪!

  

而笔者想按自己的感悟尝试着简答如下:

  

长征,是一个由率先觉醒者结成的“弱势团队”为自身赢得生存权而谱就的生命壮歌。

  

——这是新生,不是苟活!

  

笔者以为,长征之于我们,之于今天的重要意义,正在于此!

  

向长征英雄们致敬!

  

向长征烈士们致哀!





中国将军政要网最近文章:

习近平:绝不能犯颠覆性错误2018年3月10日

2018-03-10 汉土文化交流中心 汉土文化交流中心 作者:王义桅 习近平最近指出,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 什么是颠覆性错误?一是中断中国发展之势。保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是当前发展思路。保增长就是要维护中国发展势头...

非毛反毛者无法解释的50个问题2018年3月9日

2018-03-09 汉土文化交流中心 汉土文化交流中心 本文摘自网络 (1)反毛非毛的汉奸无法解释毛主席时代10多万家国营企业是怎么来的。          (2)反毛非毛的汉奸无法解释新中国只用了20年的时间,就走完了西方200年的工业化里程。          (3)反毛非...

朱德成为总司令的奥秘2018年3月8日

2018-03-08 汉土文化交流中心 汉土文化交流中心 作者:沈听雪 众所周知,朱德位列开国十大元帅之首,德高望重,功勋卓著,先后担任过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八路军总司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是我军的“终身总司令”,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那么,朱老总为何能有这样的历史地位呢?...

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802018年3月7日

2018-03-07 汉土文化交流中心 汉土文化交流中心 毛主席与彭德怀的两件事 1959年底,或1960年初,主席在杭州时,罗光禄秘书让我把北京刚送来的各类报纸、杂志、参考等送到主席办公室去。 主席正看着什么,见我进来了,将手里两片小纸(似从笔记本上撕下的纸)递给我说:“你看,...

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792018年3月6日

2018-03-06 汉土文化交流中心 汉土文化交流中心 毛主席说先念同志会管经济 在中共十大上,我见到李先念同志。他老人家一点架子也没有,同我们年轻人掘手、问好,总是甜甜地笑着。他还能喊出我的名字,很是和气。 十大后的一天,当毛主席向我布置完工作后,我顺便说起在十大上看到先念同...

热门文章:

怎样保持心理健康?一套心理放松操缓解压力2016年5月18日

科学地讲,健康的含义包括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因此,保持心理健康,营造良好心境是对健康防病大有裨益的。那么,

宋家泰:99元卖日记,有人说我卖便宜了2016年6月1日

我六月二号想分享的,是我参加“势能创造”罗辑思维2016公开课的体会。


那些年,我们的六一儿童节!2016年6月1日

六一儿童节快到了,已经长大的8090后,童年的那些事你们还记得吗?

小儿外感发热不再慌2016年6月7日

随着气温的不断攀升,昭示着夏日的来临。无论公众场所还是家中,空调纷纷开始被启用,带来清爽的同时,也给很多家长带来了困扰。

(┯_┯)广告君被屏蔽了~~~

感谢您的支持,请按照如下步骤取消屏蔽ABBAO的广告(详细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