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病到众筹求助,是我最想要的体面

2018-04-19 阿烧 新周刊 新周刊


我们普通人对健康的最大希望,无非是希望活得体面、病得也体面,不会因为一病返贫而走向众筹求助的道路,也不希望众筹医疗变成人们面对大病时能够想到的唯一途径。

 

 ——————


三年前,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个老同学发起众筹“求你们救救我妈妈”。


点击进去查看详情,病况文字描述、医院检查报告单照片、患者身份证照片及发起人承诺书,一一俱备。

 

那是我第一回见识“众筹治病”,也是第一回在众筹平台捐款。



众筹医疗是医疗公益领域的新实践。

 

我不会怀疑它的真实性,相信朋友不会拿亲人健康开玩笑这么阴鸷,况且以我俩交情,即使没有这样巨细靡遗的资料,我也会聊表薄意。


眼见朋友向熟人和公众哀求帮助,谁没有一点恻隐之心

 

此后,朋友圈里出现的“众筹治病”越来越多,而求助的那个人可能还是你十几廿年没见的同学或朋友。这可能是我们最不想要的重逢吧。


“我才17岁,我还想多看世界一眼”“别让病魔带走爸爸,我想用余生孝敬他”“救救当环卫工人的老婆”等标题目不暇接,倍感心余力拙,同情之余也惊觉原来身边的人有那么多不幸。



那么多人需要众筹医疗,主要是因为病不起。

 

 

“众筹治病”不是社交活动

 ——————


就这样,“众筹治病”走进了我们的生活,我们之中不少人免不了隔三差五地捐点钱。

 

捐款前,不忘看看下面认捐者名单中,多数人捐了多少、最高和最低的善款分别是多少;物质上支持过后,最重要的是去留言给病人以精神上支持、顺便才告诉全世界你捐过了——不去留言,跟没捐过有什么区别?

 

病人中既有朋友的直系亲属,也有其旁系亲属或好友。看到朋友最亲的病人当然要捐,看到跟朋友关系较为疏远的病人则要接受内心的道德拷问,再决定该不该捐。

 

由于熟人社会的“大爱合群邻里帮扶DNA”在我们体内扎根太深,在生死大哉问面前,我们谁不是巴勒特(Eliza MarianButler)口中的“观念的奴仆”?半秒迟疑都随时令自己羞愧不已。



很多中国人患小病时往往不会去医院,等到需要去医院的时候,病情也比较严重了。

 

然而,当“众筹治病”司空见惯,你会发现怪兽般巨大的需求下,个人的力量愈发虚弱

 

这时你才终于反思,“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不是谁凭一己之力能解决的,原来它是一个十足的公共问题。

 

有人可能要抬杠了:“不就捐那丁点小钱吗?至于讨论个大半天这么小家子吗?”

 

不,在两千多年前的魏国,有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叫杨朱,他可以说是“小家子”本人了。

 

杨朱说:“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为什么拔一根毛就能造福天下,他也不肯呢



有的爱心捐款,原本应该是公共财政应该承担的责任。

 

首先,一根毛在逻辑上本来就不能造福天下。其次,造福天下不应该是个人修养,算不上一个“德目”,杨朱从不相信“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间就变成美好的人间”这种话,他的信仰是“只要人人都别绑架我的爱,世间才变成美好的人间”。

 

换言之,杨朱认为,魏国不可随意将责任转嫁到个人肩上,否则一个百姓的凄惨遭遇,居然要在自己的社交圈里自我消化和降解,岂不荒谬?民众纳税,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的吗?

 

因此,“众筹治病”与新年发红包、喝喜酒随份子和入庙添香油都有本质上的差异,千万不能将之包装为一项社交活动。说到底,这是医疗制度健全与否的问题

 

医疗说到底是公共问题,众筹医疗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医疗开支还是太少了

 ————————


在中国香港,这里有着全地球最长的人均寿命,因为全民健康服务制度已经很成熟,政府辖下的卫生署以“不容因经济困难而得不到适当医疗服务”为宗旨,订立的医疗制度完善到严苛的程度。

 

想拿医师牌执业?难于上青天;想被人炒?没那么简单——你只要尝试给病人开贵药,就会面临最高七年有期徒刑。

 

此外,香港永久居民入住任何一家公营医院,无论你是割肿瘤还是割包皮,每天只须消费100港元(含一切膳食、住院费、药物及手术费),经济条件更困难者则全免,因此政府的医疗开支占经常性开支的比例高达20%

 

而在经济发展水平不一的中国内地,由于全民大病社保尚未全面铺开,对身处偏远乡镇或未购买医疗保险的居民来说,“众筹治病”有时可能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大病医保还需继续推进。

 

近年来,我国的卫生总费用一度低于世界平均值,甚至低于健康指标(如平均寿命)与中国相仿的国家。人民网文章指,2016年中国卫生总费用仅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6.2%。但有的专家却认为“卫生总费用过快增长并非好事”,难道他们真的不知人间疾苦,还是即使知道了也昧着良心说

 

就目前情况而言,拿出一部分钱购买公费医疗保险或商业医疗保险,还是相当有必要的。城乡居民只有每年缴纳大病医保,才能享受大病保险报销。

 

参保人在一个自然年度内,个人担负的合规医疗费用累计超越“大病稳妥起付线”以上费用,尚要分成七段阶梯式补偿:3万元以内部分报销50%,3万元以上至5万元部分报销55%,5万元以上至8万元部分报销60%,8万元以上至10万元部分报销65%,10万元以上至12万元部分报销70%,12万元以上至15万元部分报销75%,15万元以上部分报销80%,年度累计补偿金额不超越20万元……

 

健康何价?每个中国居民都心中有数。



大病住院,医疗费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谁更有资格获得捐助?

 ————————


在某些众筹平台,虚假筹款项目的发起人只要不被举报,他的筹款项目仍没有任何门槛,造假成本“低处未算低”。

 

2017年初,民政部约谈了某知名众筹平台,此平台是民政部遴选指定的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之一。这个打正旗号接受募捐的平台,仅仅经过一次审查,就被定性为“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个人提供公开募捐信息发布服务、对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问题”。

 

众筹平台的确需要进一步规范。但是, 为了套取方便,人们可以忍受共享经济的百样坏处;但一谈到捐献,只要出现一宗造假,或求助者的资料稍有瑕疵,便足以使人们否定“众筹医疗”这样的网络公益项目。这样对待公益慈善,似乎太苛刻了点



对众筹医疗中的问题应就事论事,不否认该形式对医疗公益的创新探索。


无可否认,当众筹医疗进入了陌生人的圈子,捐献者可能会残忍地比较谁更需要帮助或更值得帮助,此时发起众筹的人,就要构思如何才能更抓人眼球,以筹得更多善款,甚至对病情进行艺术加工亦在所难免。

 

届时,难保不会出现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周星驰和梁荣宗“比惨进华府”那样的情况。

 

谁更有资格获得帮助?这可能是中国众筹医疗不得不面对的人性拷问

 

我们对健康的最大希望,无非是希望活得体面、病得也体面,不会因为一病返贫而走向众筹求助的道路,也不希望众筹医疗变成人们面对大病时能够想到的唯一途径。


 

小 新 推 荐

点击封面图片即可阅读全文


你们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是我们的噩梦


丝巾,是中国大妈最后的诗意



————————


新周刊新媒体招聘 内容编辑 / 内容实习生 / 线上作者, 每篇稿费500元—2000元,欢迎把简历和作品投递到 hr@neweekly.com.cn,具体要求请到公众号后台回复“招聘”。



欢 迎 分 享 文 章 到 朋 友 圈

作者 | 阿烧    排版 | 张家明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





新周刊最近文章:

那些深藏不露的爱,时间都知道8小时前

爱你,是我做过最美好的事情。

不借钱,你叫中国大学生怎么过日子12小时前

为什么那么多大学生喜欢借钱?

鼓励6岁女童开车上高速,是我见过最失败的教育昨天

别给自己留下遗憾和悔恨,也别给家人留下一生的痛苦。

澳门米其林性价比,秒杀上海和香港昨天

悄悄地告诉你,我们竟然在澳门赌场干了这样的事情......吃到膨胀。

《扶摇》制片人杨晓培和她的“影视丝绸之路”昨天

从敦煌走出的杨晓培至今都保持着一颗赤子心。

热门文章:

刷存在感还不简单,直接把Slogan穿上身!2015年4月17日

曾经女人们高举Slogan的标牌争取自己的权利,而现在我们要用更时髦的方式去表达人生态度,所以请穿着一件“IM A RICH BICTH”的Slogan T恤去享受人生吧!

太惊险了!灵溪网友家里煮粽子,结果高压锅爆炸了!2016年6月7日

网友“白白”:昨天下午在家里包粽子,包完放在高压锅里面煮,本来是放到自己家里煮的,但是煮了10分钟感觉声音不

天气越热买车越便宜!你知道是因为什么?2016年6月16日

上汽大众协旗下全系车型参展,30轮订车抽奖环节,抽奖抽到手软!活动期间1块钱可以抽奖999元现金红包还可以获

每一个屌丝,都有一个汽车梦!别笑我!2016年6月17日

每一个屌丝,都有一个汽车梦!但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的汽车少则七八万,多则十几、二十万,让身为屌丝的我深受打击啊。不过,经过我的精挑细选,我发现了几辆在中国能买到的最便宜的轿车!

今天,他们都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实拍10位新生儿爸爸的上岗第一天!2016年6月19日

你知道,你爸第一眼看到你时的心情吗?护士抱出来后...

(┯_┯)广告君被屏蔽了~~~

感谢您的支持,请按照如下步骤取消屏蔽ABBAO的广告(详细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