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刚刚抵京,中日关系“谋变”

南风窗记者 雷墨 南风窗
 

日本在经济竞争上不可能单打独斗,以东亚为依托是当然选项,其中与中国合作至关重要。


10月2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抵达北京,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这是他2012年再度出任日本首相以来首次正式访华。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日本首相就任后6年才正式访华,这在两国关系史上绝无仅有。


中日关系复杂、微妙程度可见一斑。


当地时间2018年10月25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夫人安倍昭惠在羽田国际机场登机,前往中国访问。这是日本首相时隔7年来首次正式访华。

 

如果把时间维度拉长一点,这也是2006年安倍首次出任日本首相后第二次正式访华。这12年,是中日关系、东北亚乃至整个国际局势巨变的12年。《南风窗》此前的《安倍正式访华,中日关系翻篇》一文提到,预判中日关系未来的走势,安倍是一个绕不开的政治人物。安倍这次北京之行,有必要放在这个大背景下去理解。

 

国家正常化是安倍的政治夙愿,这一点在他2006年首次出任首相时已有所体现。安倍在那一任期内,日本把防卫厅升级为防卫省,并提出修改和平宪法。再度出任首相后的2013年,安倍内阁把4月28日(旧金山和约生效日)定为“主权恢复日”。

 

安倍设定这个纪念日,与其说想庆祝“主权恢复”,还不如说是在提醒国民——日本的主权还没恢复。原因不难理解:衡量国家主权“成色”的一项关键指标,是在内政外交上有多大自主权。《经济学人》杂志2013年5月“安倍的宏大计划”一文中写道,他(安倍)属于这样一种少数派,即把战后美国对日本的监护视为羞辱。

 

在日本社会,安倍的这个政治观是否属于少数派可能见仁见智,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政治精英中他绝不是少数派。《南风窗》上述文章也提到,国家正常化在日本政党中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政治共识,差异只体现在实现路径、推进节奏上。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日本“主权缺失”最大的原因在于美国,在“制度”层面与中国可以说没有任何关系。包括安倍在内的日本政治精英不会不明白,即便成功实现修宪,日本的国家正常化依然是象征性的,外交上能在多大程度上基于自身利益考虑,而非唯美国马首是瞻,才是关键。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倍政府在外交上与美国拉开了多大距离,也是其国家正常化上多大意志的体现。

 

安倍再度出任首相后,在外交上的一个鲜明特点是同时加大对中国、俄罗斯外交的投入,以期改善与这两个国家的外交关系。而中俄也是近年来与美国关系颇为紧张,并被特朗普政府明确定为战略竞争对手的国家。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贸易战升级,安倍率多达500人的庞大经贸代表团访华。这,就是“距离”。

 

中日邦交正常化后,经贸合作是两国关系发展的动力,并在很大程度上扮演了双边关系压舱石的角色。中日关系的升级,经贸还会是动力。安倍这次访华,中日两国“第三方市场合作”是最大的亮点,甚至可能成为双边关系升级的“孵化器”。


 

中日关系转暖的节点,在于安倍政府对“一带一路”倡议态度的转变。但受制于日美同盟关系,以及目前特朗普政府对华外交的对抗性,安倍不可能高调宣示对“一带一路”的支持。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的最大意义在于,它很大程度上是日本对“一带一路”实质上的支持。

 

今年4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访日期间,中日就“第三方市场合作”达成共识。5月李克强总理访日时,双方就此达成协议。9月25日,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工作机制”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安倍访华期间,双方将举办首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

 

由此可见,安倍政府对“一带一路”的态度,已经从此前的试探性转变为实质性、制度性的合作。据日本媒体报道,这次安倍访华期间,中日可能就双边合作签署约30份备忘录。安倍访华期间就“一带一路”与中国签订正式协议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那会增加日本的外交压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倍在“只做不说”。

 

这种“只做不说”的示范效应不容低估。《澳大利亚人报》10月21日的文章写道,对澳大利亚来说,日本的这个模式不错,“我们不必在这个倡议上签协议,但可以以各种形式参与其中”。如果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落地并初见成效,西方尤其是欧盟对“一带一路”的疑虑和阻力将会缓解。此外,中日合作可以避免恶性竞争,同时缓解“一带一路”对象国对中国影响力过大的担忧。对于“一带一路”倡议来说,日本的潜在价值有很大的开发空间。

 

《日经新闻》9月报道,安倍政府在日中“第三方市场合作”上提了4个条件,即顾及对方国家的财政健全性、开放性、透明性和经济合理性。乍一看,这些“条件”与美欧对“一带一路”的指责类似。但这个“类似”需要区别来看。日本“提条件”有政治宣示的意味,东京需要通过表明与欧美的“相似性”来减轻与中国合作的压力。另一方面,日本也是在明示自身在中日合作中的价值,因为这些“条件”正是其历史上经验和教训的积累。



如何做才是关键。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野村控股联合三菱日联金融集团、三井住友金融集团、瑞穗金融集团,将与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一道,设立一项金额达1000亿至2000亿日元的基金。这项基金主要投资对象是中日两国企业,也对中日企业进入第三国提供资金援助。值得注意的是,中投公司2017年与美国高盛也设立了类似基金,但在中美贸易关系紧张的背景下,该基金的运作事实上陷入停顿。

 

趋势很重要。在不确定性时代,日本政府和企业,已经在用具体行动做选择。“不说”是担心触怒特朗普,“做”是因为经济利益。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统计,2017年日中双边贸易额是3293亿美元,同比增长9.2%。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日本对华直接投资32.7亿美元,同比增长5.1%。而这一年,中国吸纳的外来投资仅增长1.9%。

 

9月30日,特朗普政府敲定《美墨加贸易协定》,这对日本来说绝算不上是好消息。这份协定的意图非常明显,那就是强化以美国为中心的生产链,打造“北美贸易堡垒”。打造堡垒是为了应对外部竞争。

 

1980年代末期里根政府启动北美自贸协定谈判,很大程度上为了应对日本、欧盟的经济竞争。北美自贸区带来的成本优势,是美国汽车企业抗住日本、德国同行压力的重要原因。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企业大举对华投资,正是在日美《广场协议》签署(1989年)之后。日本成为那个历史时期第一个解除对中国经济制裁的发达国家,当时中国的低劳动力成本,成为日本在美国贸易大棒下“止损”的重要选择。

 

如今特朗普在如法炮制。他战略竞争口号下,隐藏着经济竞争的逻辑。经济上立不住,战略竞争无从谈起。美国打造“北美贸易壁垒”,欧洲有欧盟做靠山。日本在经济竞争上不可能单打独斗,以东亚为依托是当然选项,其中与中国合作至关重要。

 

当然,合作不可能一帆风顺。特朗普政府不会无视中日接近,即便是在经贸领域。《美墨加贸易协定》达成后,美方官员已经明确表示会把协定中的“毒丸”条款应用到美日贸易谈判中。这个“毒丸”条款事实上阻止了加拿大和墨西哥与中国签订自贸协定,被称为是“侵犯主权”条款。可以想见,特朗普对日本实施“毒丸计划”,无疑会触动日本的“主权缺失”伤疤,安倍政府不太可能轻易接受。

 

安倍在访华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将通过此访“把日中关系推升至新阶段”。无论从那个角度看,安倍此言都不会只是政治宣示。他在出席明治维新150周年仪式的讲话中说,“我们正在迎来历史的重大转折点”。习近平主席也多次提到“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变局”。大变局下必有大变化,中日关系“谋变”的时刻已经到来。



作者 | 南风窗主笔 雷墨 lm@nfcmag.com

编辑 | 蒙洁华 mjh@nfcmag.com

排版 | Iris


快递到家,享受最佳阅读体验



点击发现更多好文




点击发现更多好物


南风窗最近文章:

美酒里,闪烁人活着的价值2018年10月24日

猿猴先于人而存在,酒也先于人而存在。

调研了六家化工企业后,听听这群大学生怎么说……2018年10月21日

2018年,《南风窗》再次与奇化网共同发起“调研中国”——奇化网专项调研项目,用实例和数据说话描绘以“互联网+”推动化工产业发展的现状、障碍与前景。

范冰冰补了8个亿,普通的你却真的开始减税了2018年10月21日

个税,摘下了“工薪税”的帽子

打开门就能看的“戏”2018年10月19日

“数丈梨园逡八表,一声鼓乐越千年。”

热门文章:

今天听到最惨的消息,合肥人又要哭晕了!2016年5月23日

进入5月以来,合肥似乎进入了一个怪圈:一到周末就开始下雨,然后周一到周四开始天晴,周五到周末继续下雨

快乐操场规范化 让最快乐的操场去最需要的学校2016年5月30日

近日,江西体彩启动2016年度“公益体彩,快乐操场”活动,湖南体彩公示了40所拟捐赠学校名单,河北、河南

任正非:华为已攻入科技无人区 感到前途茫茫2016年6月3日

任正非称,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


国民老公随便聊聊人生理想就赚了20多万,除了直播和电竞他还靠什么赚钱?2016年6月5日

爆料无可厚非,但不要通过这种方式出卖别人的隐私,更不要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虽然王校长已经抢先尝鲜,但他会不会投资?是否会出现新的“思聪概念股”?还需要我们继续观察。

(┯_┯)广告君被屏蔽了~~~

感谢您的支持,请按照如下步骤取消屏蔽ABBAO的广告(详细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