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选择权在你,未来为你而来|大数据&文化自信

2018-04-19 新阅读引领未来 青年文摘 青年文摘


在第四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期间,中国青年出版总社主办了“大数据视野中的青年文化自信”高峰论坛。数十位行业大咖就如何利用新科技提升青年的阅读品位、丰富青年的文化生活、增强青年的文化自信、引导青年树立正确的奋斗观,提出了许多有价值有启发的意见和建议。我们将这些精彩内容做了整理,在近期连载刊登,欢迎大家在留言中讨论、分享、交流。

 

精彩回顾

《你,决定了未来30年中国发展的走向》

《技术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你同意吗?》

 

今日亮点

  • 90后、00后已经开始平视这个世界了,他们觉得全世界的青年都在同一起跑线,面对同样的科技前沿,看到的世界是一模一样的。

  • 机器学习是在大数据基础上的。机器可能会超越80%或者90%的诗歌作者,但是人类金字塔最顶层的艺术家是不可能被超越的,因为数据量太小。

  • 世界是我们的,但是世界也是你们的,未来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是你们去做选择,你们创造,你们为这个世界立法,你们立了一个什么样的规矩,这个世界就按照什么样的规矩运行。


嘉宾介绍


皮钧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党委书记、社长

易鹏 盘古智库创始人、理事长

阙超 超星集团副总裁

徐元春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市场及公关总监

陈沁 成都数联名品科技有限公司Index首席经济学家

庄庸 中国青年智库论坛执行秘书长、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秘书长

 

主持人


孙维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青联常委,西安广播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节目主持人


主持人孙维


主持人孙维:第一轮圆桌会议环节,我们的议题是谈谈科技、青年和文化的共生关系。之前,皮钧社长给我们做了非常好的青年阅读和强国一代的演讲(点击回顾),其中也提到文化自信和新科技给青年的文化生活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所以今天论坛的一开始,我想把这个问题继续抛给他,让他给我们大家分享一下。

 

皮钧:我们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是因为最近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

 

4月9日,《中国青年》杂志发起了“强国一代,青年之问”公益活动,有几百万的青年参与了提问,很多问题都与科技前沿有关。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介入前沿科技的大多为青年人。比如最能体现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航天领域,其平均年龄都超乎寻常:嫦娥团队33岁,神舟团队33岁,北斗团队35岁,东方红四号团队29岁,卫星应用团队28岁,小卫星家族背后科学家团队平均年龄仅31岁,包括现在跟我们合作的杰出的大数据公司BBD的团队——都是很年轻的。


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这些青年通过介入科技前沿,进而对这个社会进行创造、支配,产生自我认同感,最终形成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理念。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党委书记、社长皮钧


我们是70后,或多或少都仰视过这个世界,但是我们发现,90后、00后已经开始平视这个世界了,他们觉得全世界的青年都在同一起跑线,面对同样的科技前沿,看到的世界是一模一样的。

 

基于这样的考量,我们觉得,青年人通过直接介入科技前沿,会产生与上一代人不同的文化观念。这个文化观念,不像我们以前讲的“中国是一个拥有五千年文化历史的大国,我们是一个有着无穷历史积淀的大国”,而是转变为“我们曾经很优秀,我们今天依然可以很优秀”。促成这种转变的接口就是科技前沿。 

 

主持人孙维:接下来,想请问一下易鹏理事长。我们的主题是“新阅读引领未来”,大数据跟智库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能否跟大家分享一下大数据对于智库建设的影响?

 

易鹏:现在,所有的行业都用上了大数据,出版行业也是一样。举个例子,2016年10月,美国大选,美国一位智库顶尖专家给我们的信号是希拉里要当选美国总统,但是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做一个判断和预测,不能简单地靠人与人的交往,背后的暗流涌动是可以通过大数据感受到的。

 

第二个观点是,面对大数据可能会产生的暗流涌动,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我们可以看大数据,但是不能迎合大数据,因为大数据可能会把你带到坑里去。“今日头条”使用了大量人工智能的算法做推送,结果阅读量越来越低——大家看八卦的心情一定比看马克思哲学时的心情愉悦得多,当大家都希望看到这些东西之后,越来越多的人看,最后的结果是形成了恶性循环。


盘古智库创始人、理事长易鹏


智库除了预判世界,还要引领未来,在人们要跳进坑里的时候,发出独立理性的声音。即使是大数据预测的趋势,你也要学会对冲和引领。好工具要用,但要理性便捷地用,只有这样,才能把大数据的工作做到最好。

 

主持人孙维:超星图书馆是行业内较早进入数字内容产业的,请问阙超,相对于传统的图书馆,数字阅读平台对学术研究、文化传播有哪些新助力?

 

阙超:超星图书馆是在25年前成立的,现在馆中的数字化图书已达到18亿页。数字化图书馆为我们的学校、阅读提供了什么样的服务呢?

 

假如你现在写论文,想看看中国已经出版的书里有多少跟你的观点是一样的,或者说这段话别人写过没有,你可以用“读秀”进行搜索,它包含了中国所有的出版图书。论文写完了还可以进行查重。

 

又比如,你要做一个高校的课题研究,要搜索的东西太多了,这时,你可以先进行聚焦,按照时间、学科、作者等聚焦,聚焦之后,在数字化图书馆中做情报分析。

 

大数据已经在高校中广泛应用了。我们的学生资料是有大数据库的,里面还包含了移动图书馆。在这里可以看到每一个学生上过的网络课程、阅读过的图书,还有在课堂上的表现。


超星集团副总裁阙超


主持人孙维:接下来请问徐元春,主题演讲的时候,你跟大家介绍了微软小冰,它能主持、唱歌、写诗,请问小冰与人类协作的主要分界在哪里?

 

徐元春:在讲分界之前,我先讲一下逻辑上的共通点。让小冰写诗并不像写新闻稿那样容易,因为诗歌,尤其是现代诗,没有套路可寻。怎么才能让机器拥有这项能力呢?中国古人很早就讲“书读百遍,其意自见”。从这个角度来说,小冰和人类没有根本性的区别,只不过它可以终生不老,终生学习。

 

如果机器能够持续学习,意味着它在每一个垂直领域都可以很快达到人类的平均水平。机器在一年内可以精通人类的三百六十行,这一点超越了人类的能力。

 

在文艺复兴时期,基金会资助艺术家,让他们不停地创造更好的艺术品。而机器学习是在大数据基础上的。大数据是什么?是这个世界上普遍存在的大多数的作品。所以机器可能会超越80%或者90%的诗歌作者,但是人类金字塔最顶层的艺术家是不可能被超越的,因为数据量太小。

 

人类都比较懒惰,当机器学会写诗之后,人类就可以在这个基础上改诗。为什么这么多人用小冰写诗,因为改很容易。从这个角度来说,学习的过程相似,但是最终的结果和呈现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市场及公关总监徐元春


主持人孙维:陈沁博士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科技与人文的相互作用?

 

陈沁:科技和人文融合会产生三种东西。

 

第一种是基准。我们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有一个基准。比如,让机器学习,它是有自己的基准的,例如“阿尔法狗”下围棋的时候,基准就是输赢。但是在日常生活工作中,我们看不到基准,那么这个基准来自哪里呢?人文就是提供基准的非常好的来源。

 

比如说,我们做经济分析的时候,哪些东西是基准呢?不仅仅是收入的提高,还有尊严的提高,生态的提高。把这些东西加入基准,能让我们设计出更好的产品。

 

第二种是通感。这个通感指你在研究的过程中,会有更加丰富的想象力。我在很多科学家的自传里看到过这个现象。科学家在研究一个东西的时候,会联想到另外一个东西,会给现在研究的东西带来灵感、突破。我们在做指数研究的时候,就有非常多的通感出现,我们发现有很多东西可以放到研究中,可以让研究的视野更宽阔。

 

第三种,也是最重要的一种——同理心。这个同理心不仅仅是做人的底线,产品更加需要同理心。比如,很多科普作家说,用同理心写出来的文章比没用同理心写出来的文章传播力更广。


成都数联名品科技有限公司Index首席经济学家陈沁


主持人孙维:最后要问庄庸秘书长,请跟我们分享一下新科技对网络创作和传播带来的影响。

 

庄庸:在中国青年阅读指数的团队里,陈博士是首席技术专家,负责编码,我是首席阅读专家,负责解码,解码的意思是把他编的一连串看不懂的东西解释给大家。

 

我初步估算了一下,我们在座的男女比例是6:4,多了一个微软小冰,就形成了一个类似三角的稳定关系。

 

第一个三角关系是情感金三角。近几年,三部大热的网络文学IP代表了三种不同的情感核。第一个《琅琊榜》,表现的是兄弟之情、家国大业。第二个《花千骨》是甜宠类霸道总裁文。第三个《欢乐颂》,为什么大家强烈呼吁安迪和包子两人在一起?因为他们构建出了女强男也强,势均力敌的形式。从这三部作品中,我们发现网络文学发展成IP,需要情感核动力。

 

第二个三角关系是关系金三角。中国自古以来一直是以家庭为核心构建生活关系的,这叫熟人关系。所以,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家天下的文化。但是改革开放40年以来,这个以家庭为中心的关系被解构,以你所在的单位、公司,以职业为中心构建的社会关系,占了你全部人际关系的80%或90%。

 

到了21世纪,这个关系又被解构了,变为以QQ、微信、小冰为代表的社群。为什么会从情感金三角演变成关系金三角呢?因为第三个三角关系叫科技金三角。21世纪以来,互联网技术改变了70后,让他们成为网络的移民;被QQ改变的80后一代,成了网络的原住民;现在一大批社交软件包括微信改变了整个90后的关系。

 

马克思说,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当我和你的关系被依靠互联网技术所产生的关系替代后,你的角色、情感,以及对文化的建构完全改变了。

 

概括起来就是,新一轮的科技和产业革命把一个人的社会关系改变了。90后和00后在不停地、分类型地以社群为中心重构自己的社会关系,实际上它发展出一种新的自我意识、族群认同、文化建构以及最关键的社群自治,这就直接关系到皮钧社长说的“强国一代”,因为这已经不是一个文化的问题,而是一个国家治理的问题。


中国青年智库论坛执行秘书长、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秘书长庄庸


主持人孙维:新科技,特别是中国领先的技术,对当代青年文化自信有哪些影响?

 

皮钧:中国现在很重视青年人的科技原创,包括基础的科技研发,这使得年轻人感知世界的方式起变化了。比如微软小冰先是学习了人的学习方法,然后再形成自己更加强大的逻辑,当没有人告诉它如何学习的时候,它是不知道怎样学习的。我们也经历过这样的过程,从模仿到追赶,到有可能并驾齐驱,现在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已经开始领先了——尽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个赶超的关键,从文化角度来说,就是心态的问题。当一个人经历过“曾经沧海难为水”,他看一切事都很平常心了。换言之,当有更多的年轻人介入到前沿科技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从0到100的全过程,甚至有一些人探索到无人区。一旦有过这样的经历,他的心态是不一样的。为什么现在很多年轻人愿意到野外冒险?他不是在积累生存的经验,他是在积累心灵的经验,是在给自己的心态找突破。

 

对我们来说,前沿科技对文化影响的核心是影响到一代人的心态。所以,一个强国的形成不仅是一个硬实力的问题,而且是心态的问题。

 

就像一个人能否从容自如地在任何人面前不卑不亢一样,这个过程是需要训练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较早地进入科技前沿,以便我们有更加平和与自信的心态来看待世界。

 

易鹏:对科技我们要有思考。现在,我们谈得最多的就是科技万能,有了科技一切都解决。我想泼个冷水。搜狐的创始人张朝阳得了抑郁症,他公开说:我的肉体追不上灵魂的步伐,我的肉体不能追上现在快速奔跑的时代。科技让我们越来越焦虑。

 

科技进步的成果是共享的,不是个人的。你用小冰写诗,我也可以用。科技的共享成果使得科技对你的价值被摊平了,如果大家都懂微信、小冰,都懂人工智能,你不会出类拔萃,你一样没有荣耀,你一样不能走到世界的前沿。

 

对技术了解清楚以后,我提两个反思。

 

第一,对青年人说,要守住我们的人性,比如善良、勤奋、创造,这些东西不管是工业革命,还是生物技术革命、信息技术革命,都没有改变。信息化的时代还是以人为本。

 

第二,不见得所有事情都要依靠信息技术。新技术改变了中国,推动了中国,但也带来了一些很难控制的局面。

 

让内心快乐、人心向上,比我们泛用、滥用科技更有价值。我人生最大的感受是,让自己幸福快乐。

 

徐元春:对于做技术的人来说,我们越来越焦虑。这个焦虑是因为技术进步飞快,每天都在发生变化,大家都跟着往前跑。人类的进化过程一直伴随着比较,某种程度上,我们是通过比较,获得了自信。

 

我听朋友说,他去国外,习惯性地开始刷微信,但是外国人没有微信。在这一瞬间,他们比较的不是科技本身,而是生活环境的便利性,那一刻,我比你效率高。再比如,在国外坐地铁要买卡,而中国已经可以扫手机了,这个又积累了自信。当越来越多年轻人到国外去进行对比的时候,他们形成了我们这个年龄没有形成的自信。

 

当然,走得快有一个副产品——灵魂跟不上身体。但是,现在有个难得的机会,科技和文化的融合。中国的古典诗词,中国年轻人也在关注。科学和文化本身是相辅相成的。

 

陈沁:皮社长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一直在思考。中国1840年之前贡献了非常多的科技成果,在1840年之后,中国贡献了什么?

 

我最近在读一本书《哈佛欧洲史》,第一页讲欧洲是怎样进入近代的。在当时那个年代,中国在整个世界上的形象,我觉得可以用天使来形容。中国为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科技,让人们的生活得到一个质的提升,让整个世界进入新的时代。

 

现在的中国是怎样的?在过去一两百年之间,中国发生了一些问题。但是,最近又发生一些变化。去年,美国有一本书非常畅销:《下一个世界工厂,中国正在如何重塑非洲》,中国现在在非洲做的投资,和当年欧洲看待中国做的一些事,是有类似之处的。

 

比如,我们打游戏的时候,会让别的国家派兵,让中国派高技术的工人或者会种地的农民,把真正的有生产力的东西带到世界去。

 

这和中国的文化自信有什么关系呢?现在,中国人开始愿意给国人写的书好评,逐渐开始过自己的传统节日。之前圣诞节、情人节会得到年轻人的青睐,但是2017年、2018年的时候,年轻人更加青睐中国的七夕节,更多年轻人开始过端午节而不是圣诞节。这就是中国整个科技进步以及中国在世界上形象的变化,给中国人带来的新的文化自信。



庄庸:我用三个关键点来对应您的问题,和前面的嘉宾做呼应。

 

第一个是IP。《战狼》体现了中国网络文学20年的机制,即有爽点。因为它的编剧本身就是一个著名的网络文学作家。《战狼》体现了中国青年文化,从亚文化到主流化的过程中最典型的文化趋势——有爽点。它反映了三种国民心态:一是大国国民的心态,二是每一位公民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祖国,三是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中国必施以人道援助。它反映了中国青年的爽文化、燃文化、次元文化。

 

第二,这种文化是怎样形成的?1949年以来,中国在政治上崛起了,但是我们在心态上没有崛起;改革开放40年,我们富起来了,在经济上崛起了,但是我们的价值观没有崛起;从2012年开始,十九大开启了“新时代”,后来一系列的科技革命取得重大突破,让这一代的年轻人真正从心态、价值观、文化上站了起来。在政治崛起之后是经济崛起,经济崛起之后是科技崛起,科技崛起之后是青年崛起。

 

第三是,权利必须跟责任相匹配。当新一轮重大的科技和产业革命赋予了85后、95后权利的时候,你的抉择是什么?当人类进一步深度科技化,就像《头号玩家》提出的思考,你是把它建设得更加美好,还是毁灭它?目前的互联网拉低了这个界限,所以你会发现一个问题,当它用算法推荐内容时,它鼓励刺激的是你的感官,而不是你的使命和责任。当它不停地给你一个又一个打怪升级的游戏的时候,你的责任在哪里?你的使命、权利在哪里?

 

所以,做中国青年阅读指数的时候,我们认为,青年崛起在中国崛起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权利和力量。现在的关键是,这个决策没有人替你做选择,必然要交给在座的90后、00后。世界是我们的,但是世界也是你们的,未来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是你们去做选择,你们创造,你们为这个世界立法,你们立了一个什么样的规矩,这个世界就按照什么样的规矩运行。



主持人孙维:最后,请每位嘉宾用一句话给我们的青年人送上一句寄语。

 

庄庸:世界是你们的,选择权在你们,我们是给你们铺路的。

 

阙超:做我们这一行,让更多的人读更多的书。

 

徐元春:对年轻人来说,未来充满无数的不确定性,这就是成长的魅力所在。

 

易鹏:希望年轻人多一点独立的思考,多一点内心的快乐。

 

陈沁:希望科技帮助年轻人建立更多的自信。

 

皮钧:今天我们谈了很多未来的事,当你为未来提出问题的时候,实际上你已经开始预见未来了。

青年文摘最近文章:

效果逆天的“收毛孔神器”,三周毛孔就变小,我妈非说我去做了医美8小时前

我们和明星无暇肌的差距,就在一片“功能型面膜”上啊!

爱说“随便”的人,可一点都不随便8小时前

如何避免说“随便”二字呢?

客服帮我掏了耳朵后,感觉耳机音质好多了8小时前

大喜大悲看清自己,大起大落看清朋友

没拴绳的狗被毒杀:以暴制暴,能倒逼出文明吗?昨天

药物毒死的,是人心;暴力逼出的,是人性丑恶面。

妈妈把儿子的涂鸦画在面包上,饿哭18万人!看完好想吃……昨天

愿每一个正在奔波的你,也能吃到爱的饭香。

热门文章:

99%的人都不知道,Word还能这样用!2016年5月31日

高手是怎么想的?我来告诉你。

三十六大 之 大录2016年5月30日

我怀疑,《金瓶梅》或许本来是个尺度不大的世情小说,就是有手欠的人在阅读中反复扩写,就成了个尺度很大的色情小说。

2016年让领导提拔重用你的三个秘密2016年2月16日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机密要告诉你,希望你看到后,不要感到生气或者奇怪我有一整套的方法可以确保你在职场中得金钱、获

减杆秘笈!从沙坑一切一推进洞的关键技巧2016年6月2日

总是在沙坑救球的时候浪费杆?那是方法没用对。想要从沙坑一切一推进洞,这些技巧你得学!

头条|与你有关!五险一金这么贵,交了这么多年你能得多少?2016年6月11日

猜你喜欢头条|2016“老马支招”特刊开抢啦,在四平微报微信平台面向全市发放,抢完为止!关注|别给警察叔叔添

(┯_┯)广告君被屏蔽了~~~

感谢您的支持,请按照如下步骤取消屏蔽ABBAO的广告(详细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