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1对1张翼:让教育公平、智能,让学习高效、快乐

2018-04-19 慕德 南方人物周刊 南方人物周刊


“做一件事情只考虑赚钱,没有任何意义。我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是在这个时代创造某个行业的拐点,进而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



想做第一。不到30岁的张翼从不掩饰野心。作为中国中小学在线1对1教育辅导品牌“掌门1对1”的创始人,他创立的在线教育平台以“掌门”为名,公司内的Wi-Fi也顺应气氛,命为“一统天下”。除了获取商业上的成功,“让教育公平、智能,让学习高效、快乐”的教育理想也是张翼的追求, 只有做得最好的人,才有机会让这些都成为现实。


他爱看金庸古龙,整个学生时代都如同功力深厚的侠客,所向披靡。初中考入汕头市重点飞厦中学,高中毕业于广东省重点汕头金山中学,并以市状元的身份进入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四年后以综合成绩第一名保送交大高级金融学院。


很难解释这份自发的不懈追求,并非严苛的家长要求,也没有农村少年改变命运的渴望,它似乎与生俱来,像基因一样。就像武侠小说里某些角色,注定要翻山倒海寻找秘籍,用尽全力在武林大会争霸第一。


“第二名没有意义。第二个上月球的人不会有人记得他,大家从来都只记得状元。”对张翼而言,赢是从小到大的习惯。“我看到很多事情,包括初高中教育体系,其实都非常残酷,只有第一名能出来。后来的互联网,也一样,甚至比那个更极致。”


2014年,他放弃了自己创办多年的线下教育机构、大中华地区仅五个的麦肯锡offer和仅差一年便能拿到的硕士学位,毅然投身互联网,结合移动端和教育,再次创业,成立掌门1对1。


选好赛道,他便不再动摇。“做一件事情只考虑赚钱,没有任何意义。我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是在这个时代创造某个行业的拐点,进而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


如何推动,如何赢。最朴素的方法是:爱拼才会赢。有媒体报道,2017年,掌门1对1CEO张翼只在春节休息了七天。但事实可能更艰辛,“休假其实很麻烦的,像我们,怎么可能有七天,不可能。”每天,他早早来到公司,直到晚上12点才离开,周末也不例外。但他感觉不到累,创业带给他的至今仍是兴奋。每天下班后在公司附近跑六七公里,大概是他生活中唯一的“不务正业”。


“只有闯出来的路,没有等出来的成功”,这是张翼常挂在嘴边的话。同一年,27岁的他登上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精英中国榜单。历经街头派单,备受质疑,发不出薪水……但他始终目标明确,并以“Best or nothing”为信条,他是一个天生的创业者,他的创业故事也成了新一代年轻人的典范。



先行一步

◇◆◇


读书时,张翼喜欢自己琢磨知识,总比同学先行一步。课后练习,他早在课堂上就完成了;新学期的知识,寒暑假他就学会了。高中的时候,他就开始看大学课程。到了大学,高数、C++等科目难度剧增,每逢期中考和期末考前夕,晚饭后许多同级的学生便开始在自习室排队向张翼请教补习,直到深夜。


多次的辅导经验让他体会到,“学霸”和“非学霸”之间最大的差别在于,“学霸”往往“非常有逻辑、对知识架构非常清晰,能预先理清每个知识版块间的联系。”


这种前瞻性也是创业者的必备素养之一。延续了一贯的先行一步,他18岁就开办线下辅导机构。创业的念头源于高考后做家教的经历。高三毕业的暑假,他带了三个高中生,辅导自己擅长的数学和物理。在家教过程中,慢慢摸索出规律并了解到大部分人对知识理解程度的差异很大。他开始觉得让别人听明白是一种挑战,很有趣。而参与当地名校状元组织在各个学校开分享会的经历,让他意识到这件事不仅有趣还有意义,且有很大的市场需求。于是张翼找到了从小认识的资优生伙伴余腾。大一那年寒假,俩人联合了二三十个状元大学生,凑了七八万,租了一所私立学校,办起了辅导班。


“名校大学生1对1辅导”吸引了一两百名学生。一个寒假下来,每个人都赚了上万块。张翼初尝创业的甜头。但于他而言,最重要的不是赚钱,而是从中收获的成就感。


一切看似顺利,但张翼仍未少尝半点创业的艰辛。七月份放暑假,三月份他就得忙着招生。最初的推广方式是到中学门口派发传单,门卫赶、保安追、放狗咬他都遇到过。随着辅导机构的扩张,他还要招收大量名校大学生补充师资。虽然招收的全是兼职老师,但张翼对师资要求非常严格,大学生必须是来自全国前二十的名校,过了简历关,张翼会亲自面试,“一对一”的老师张翼会随机出题考察他们的知识功底和应变能力;“一对多”的老师张翼还要考察他们的教姿教态。教师加入团队后,会有定期培训,并且需要大量刷题。


高强度工作使他非常忙碌。早上七八点出门,凌晨一两点才回到宿舍,以至于隔壁房间的同学经常开玩笑称“从未在寝室楼见过张翼”。而他只是笑笑:“楼管阿姨脾气好,没投诉我。”


当时学校里大一就开始创业的仍属少数,“一开始并不觉得自己在创业,直到大三临近毕业时才开始想,我毕业后是不是能干这事。如果能干,必须验证这个事能做得特别大。大学生比较天真,钱对我们来说不重要,但做大事很重要。而验证的标准就是能否跨地域扩张,如果这个问题能解决说明这个事能做得很大,就值得我们再拉上一帮人一起去干。”




破釜沉舟

◇◆◇


2013年,线下教育机构已经扩张到了四座城市,此时张翼发现品控不在他的能力范围内了。虽然营业额不断上涨,但顾客的续费率越来越低,显然师资力量不比从前。于是,他放手把平台交给了别人,但没有自此退出教育行业。


他花了很长时间琢磨新的出路。怎么解决地域扩张后管理的问题呢?移动端发展,能不能和教育结合呢?研究生期间,张翼研究的是金融领域,但他的脑海里时刻萦绕着教育的问题。


一年内,他去了10家风险投资机构,“一三五去一家实习,二四去另一家,晚上还去一家实习。”通过宏观和深入地研究教育行业,吸取别人的经验,他终于摸索出一套合理的商业思路。他还投入资金做了“O2O”“在线答疑”和“一对一”三种模式的市场实验,发现“一对一”是真正能为用户提供效果的。


想法成型,又迎来了第一笔资金——青松基金天使轮融资,张翼决定再次创业,基于互联网在线形式的掌门1对1应运而生。


此时,麦肯锡的全职offer来了,但张翼毅然拒绝。除此,他还在学院老师的一片反对声中退了学。


再读一年就能毕业了,甚至家里人也略有微词,将近二十万的学费也拿不回来。但张翼还是坚决退学创业。“当时就觉得不能再等了。看了那么多互联网公司,我觉得时间是非常重要的,有时候晚一年你就没机会了。一旦一个领域火了以后,所有巨头都会切进来,那些创业公司很多都会死掉,只有第一名能杀出来,第二名都不行。”


做出令身边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并非一时头脑发热,他想得透彻。“对我而言,首先我最擅长的就是教育。因为我们干了那么多年,尤其是高考教育,这是最好的切入点。我也看了很多互联网别的领域,但是那些我觉得只是看,如果你没有把握,不是特别专业,你扎进去,被别人一筛你就挂了。第二我觉得教育这个事是我感兴趣的。我从麦肯锡走出来时就在想,这几乎是全球最好的公司了,但在这里继续做下去我好像也不太喜欢。那我到底喜欢什么。假设五十年后我退休了,我会想干什么,我还是比较想去大学做个教授,给大家讲讲课,分享一下我的思想,我觉得这个事是最有成就感的。“


新公司的办公室落在学校提供的一间教室里。刚装修好,甲醛味很浓,没人使用,张翼和合作伙伴余腾得以在此免费办公。线上授课使用的工具是QQ的视频功能。


张翼又回到了从前街头派发传单的状态,尽管他已经是创业公司的老板,此外还得在QQ群里发广告。但在线1对1在当时是几乎从未听过的授课方式,大多数人都表示怀疑。新型的授课方式、知名度低的公司,使推广变得很难。


闷在充满甲醛味的教室内,张翼既做课程顾问,又做授课老师。一个多月过去后,才迎来第一笔交易。他至今还记得当第一个学生愿意付费买课程时,整个办公室都沸腾了。尽管办公室内只有他和余腾俩人,尽管那笔买卖是五十块钱买10个小时的课程。


后来客户越来越多,新问题又来了。QQ的视频功能太卡,流失不少客户。半年后,团队搭建了自己的平台。初建的平台不好使,张翼让十几个技术人员全去当老师,一边使用,一边听用户意见,同时优化软件。如今“掌门1对1”的授课软件在同类软件中遥遥领先,具备复读、画图等多项功能。但张翼觉得还不够,未来他要结合人脸识别做机器监制,“学生打哈欠,我们都能知道。”


相较于每小时五十块的收费标准,高薪聘请名校大学生,以及用户数字逐渐增多带来的高成本,使得创业初期的资金链颇为紧张,“总体来说是亏本的”。2015年,甚至发不出工资了,张翼就靠借款缓解压力。


创业初期困难重重,但张翼从未想过放弃,“我不觉得灰心,倒是很有危机感,始终担心有人要入局跟你PK,怕自己做得不够快不够强不够好。”消除危机感的唯一办法就是比别人付出更大的努力,做得更快,更好。


资金用完了,张翼想到融资。2015年恰逢O2O盛行,资金都往O2O里扎堆。张翼也开始忧虑了,但是他仍坚信1对1的方向是对的,“月收入有一百万,就证明方向是对的。”那就不找投O2O的人,他找到了华兴资本,对方引荐了雷军,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雷军就决定投了。2000万A轮融资解决了张翼的燃眉之急。后来几轮融资之中,掌门1对1的融资金额破亿。去年年底,“掌门1对1”完成了D轮融资1.2亿美元,跃升为在线教育独角兽。


D轮的投资方为华平投资和元生资本,其中元生资本的合伙创始人彭志坚表示:“为什么这几年有这么多教育产品出现呢?因为教育是一件非常互动的事情,而互联网的出现,恰好扩宽了这种互动的边界。我相信未来的教育一定是一片广阔的天空,我也相信张翼能够带领掌门1对1这个团队去打造出一艘教育的巨型航空母舰。”



精英陪伴教育

◇◆◇


张翼一直倡导精英陪伴教育。


从线下到线上,他觉得核心竞争力在改变,前者竞争力在于师资。张翼认为在线教师是一个新职业。他做了线上教育以后,开始聘用全职教师。目前,全职教师和兼职教师的上课比例是1:1,兼职教师的标准仍以线下的筛选要求为准。



如今,国内前二十的名校几乎有百分之五的大学生都加入了掌门1对1,有些学校一栋寝室楼就有三四成人是他们的兼职教师,张翼还会在这些密集的兼职老师分布区设立楼长,统一管理。而全职教师则是选择国内知名大学的大学生和有经验的教师,经过三轮筛选,聘用率只有百分之三。


严格筛选后,他还会通过各类培训、线下讲座提升教师的整体素质。在线课程采用数据化监课,对课堂进行实时监控。公司设立严格的规章制度,对教师的穿着,教态均有要求。教师上课穿拖鞋会被警告,要是骂了顾客就会被辞退。张翼始终坚持“学生第一,老师第二,员工第三,商业第四。”


除师资外,现在的核心竞争力还包括教研。创业初期,教材都是靠老师集体备课完成。去年,张翼团队投入了超过1亿元与世纪天鸿集团合作进行教材研发,特聘五十多名专家、三百多名全职教研员(均具备五年以上教学和试卷命题研究经验)编写了两万多套教材,覆盖超过600万道题目。如今,不同版本、不同年级、不同科目、不同难度甚至不同进度的学生都能在其中找到对应的教材。


近日,掌门1对1宣布将教研组织架构进行新的调整,设立了本地化课程研究院、个性化教育研究院和中高考研究院三大子研究院。其中,本地化课程研究院主攻课程的本地颗粒化,为每个城市每个学校适配个性化提分课程,教材范围目前覆盖全国三百多个城市;个性化教育研究院研究分析大量的个性化学习数据,总结个性化学习问题的解决方案,研究个性化辅导体系,开发系列的智能学习工具;中高考研究院则专注考试理论研究、考试命题设计、考试测量分析和考试教辅开发,设立考试命题理论研究中心、押题专家组及考试中心、教辅研发中心和升学规划与志愿填报中心,至今命题理论研究中心已撰写了各省中高考研究文章300多篇。


在3月4日浙江卫视《华商启示录》节目上,当主持人说道:“大部分的家长还是对线下教育更信任”时,张翼淡定地回应道:“90%的人可能都没有接触过在线,所以这是个非常正常的事情。”随后他解释道,线下教育和线上教育并不是对立的。线下教育的优势是面对面,而线上的优势在于品控和师资。优质的师资充分利用信息技术给不同地域的学生带来优质教育,这才是公平而智能的教育。


创业至今,“掌门1对1”已经覆盖全国六百多座城市,有500万名注册学员,市场占有率为70%,续费率80%,赢得了用户的信赖。


张翼所期待的“让教育公平、智能,让学习高效、快乐”也指日可待。


文 / 慕德

南方人物周刊最近文章:

土耳其里拉暴跌 强人埃尔多安的至暗时刻昨天

土耳其里拉的暴跌,根本原因还是在内部

抢占“标准化”高地 伊利“起范儿了”昨天

在国际化进程中,伊利探索出“双整合双输出”的路径,其中通过标准输出,伊利为中国乳业的海外拓展争取了话语权

瑞凯尔和她的“时尚中国” | 一种关注昨天

她在中国的老街上发现最先锋、最有原创精神的时尚创意

时代创新者 | 85后理财小白和她经历的新金融魔力昨天

85后小白和她经历的新金融魔力|时代创新者系列报道之三

试药者 希望的猎手 | 封面人物8月14日

有多少“神药”,就会有多少幻灭。但只要还有药可试,便称得上幸运。

热门文章:

【信息更正】2016端午珲春调研之旅招募公告2016年5月24日

喜欢动物,却无力去保护,喜欢自然,却无法去守卫,炎炎假日,为何我们不可以真实的去守护一次心头所好,不虚度美好光阴,不追悔漫漫人生。

四简单步,教你练出蜂腰翘臀2016年4月19日

天津通晓微信号:TJ990000滨海人必加的平台。天津通晓最具影响力、最具人气的生活服务型微信公众平台。想拥

十大电商头条:阿里“双十一”数据被调查2016年5月28日

这一调查从今年初开始,而调查目标包括“双十一”的数据、业绩数据合并的策略和操作方法,以及关联方交易。

自然之色彩2016年6月3日

点击标题下‘琅沐创意年代’一键订阅关注注:仅供学习与交流,转载请联系平台授权发布干货分享 在平台回复栏内回复

有人@你,你有份儿童节家庭礼包待领取。2016年6月1日

他们都在要礼物,你不方?

(┯_┯)广告君被屏蔽了~~~

感谢您的支持,请按照如下步骤取消屏蔽ABBAO的广告(详细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