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反锁房内却称已在国外半年,调出监控令她毛骨悚然!

2016-06-05 美文阅读 美文阅读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整个天空都是低沉的黑色。终于结束一个月的培训,简婉清拖着厚重的行李箱拦了辆的士,兴致匆匆往她和未婚夫姜东阳的新婚别墅而去。


    再过一个星期,她和姜东阳就要结婚了,后半生,简婉清将要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甜蜜地度过。


    想到幸福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临,简婉清像所有初次奔入结婚殿堂的女人一样满心的激动和欣喜……


    的士车缓缓在公路上行驶,十几分钟后,简婉清终于回到了准备新婚用的别墅。


    掏出钥匙,轻轻地开了门。


    一进去,客厅的水晶灯、备用的白炽灯都开着,还有客厅茶几上姜东阳办公用的商务电脑都还没关。


    这说明她的未婚夫姜东阳他在。


    “东阳,我回来了。”提前归来的简婉清唤了一声,试图给未婚夫姜东阳一个惊喜。


    只是,她喊了好几声,都没人应她。


    咦,难道东阳不在?


    可是,客厅的灯还亮着。


    “东阳……”


    没有听到姜东阳的声音,简婉清再次喊了声,灵动的眼眸左顾右盼四处寻找着姜东阳的身影。


    “可能是在书房办公吧。”客厅不在,简婉清心想姜东阳在书房忙坏了。


    猜测着,简婉清放下手中的行李箱,急匆匆往楼上的书房奔去。


    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自己的未婚,简婉清说不清楚的想念。


    “东阳……”超书房奔去,书房的灯也亮着,可是,就是没有姜东阳的身影。


    “东阳你在哪儿?”客厅、厨房、书房都不在,姜东阳会在那呢?


    思索着,简婉清朝卧室走去。


    现在也只剩下一个卧室没找过了,简婉清心想,姜东阳或许在卧室休息。


    迈着轻轻的步子,就像踩在棉花云上一些小心翼翼。


    谁也没想到,简婉清还没走到卧室门口,便听到一连串格外协调的喘息声从卧室里传来……


    “东阳,你好棒唔,你是我见过最棒的男人……”


    这声音?


    女人?


    她和东阳准备新婚用的卧室里怎么会有女人?


    听着那一连串能让男人骨头都酥掉的声音,简婉清如遭晴天霹雳,被闪电劈掉了脑门,瞬间僵化。


    姜东阳,他带女人回来过夜?


    简婉清愣愣走到卧室门口。


    恰好,卧室大门正大喇喇地开着!


    透过细细的门缝,她看到姜东阳正和另一个女人在床上抵死纠缠,画面不知道多糜烂……


    简婉清惊得连连后退,差点瘫坐在地上。这一刻,她心如刀绞,一直以来她最信任未婚夫,竟然在临近结婚的日子出轨了……


    “姜东阳,你为什么要和别的女人上床?为什么?”简婉清在心里喊,心脏正血淋淋的被床上正运动着的男人和女人凌迟。


    那一刻,简婉清握紧了拳头,格外想冲进去把床上的姜东阳和那个雪白的女人拽起来,可是,姜东阳已经和她上了床,再拽开他们又有什么用?


    没有任何意义……


    “姜东阳,你不仁,我便不义!”眼泪掉了下来,模糊了双眼,简婉清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对准了床上还在继续的男女打算拍下他出轨的证据。


    快门按下……


    床上赤裸的两人被收入镜头,男的健壮,女的风情,然而却是那么扎眼,恶心。


    “东阳,门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将近一分钟后,床上的欧艳艳总觉得门口有一丝不对劲,似乎有东西对着她和姜东阳在闪动。


    “宝贝,这栋别墅只有我和你,没有其他人。”姜东阳正在兴头上,扳正欧艳艳不专心的脸,继续。


    “东阳,不是,门口真的有东西在闪,你快看,好像有人。”欧艳艳拉紧身上的薄被遮掩,指向了门口。


    顺着欧艳艳手指着的方向望去,正好指着简婉清。


糟糕,拍出轨证据被发现了!


    揣紧手里的手机,简婉清拔腿就跑。


    然,一个用力过猛,却撞到了墙壁。


    “唔,好痛……”鼻血不停的流啊流,简婉清手上一摸,竟然全是鲜红的鼻血。


    不知道是因为撞到了鼻子,还是因为刚才火爆的一幕幕让自己流了那么多血,可是,管不了那么多,姜东阳和欧艳艳已经发现了自己,再不跑就麻烦了!


    想着,顾不上自己鼻子还在流血,简婉清转身便往楼下跑。


    身后,发现了简婉清拍了他床上艳照的姜东阳,杀猪般大吼,“简婉清,你给我站住,把手机里拍的照片给我留下!”


    “我呸!这是你出轨的证据,我不会给你。”花心渣男竟然带其他女人回家,还在她们预备新婚的床上滚,姜东阳他对得自己吗?


    回想着刚才限制性一幕幕画面,简婉清心口像是被千万根银针扎着一般难受。


    “简婉清,你给我站住!”被拍了艳照,姜东阳一阵心急,胡乱套着衣服,跳下床便追。


    那些不堪的照片要是被简婉清流传出去,他堂堂姜氏集团小开的脸往那搁?就算自己不在乎那些花边新闻,他的公司也会因这些不堪入眼的照片受到影响,而且,最近他正在收购郊外的一块地皮,要是这时候闹出关于自己不好的绯闻就糟了。


    “东阳……上衣……”


    “来不及了,我得去追简婉清。这组照片不能让她流传出去,我必须把那些照片从简婉清手里夺回来。”说着,姜东阳顾不上衣衫不整,拽起自己昂贵的白衬衫便追。


    “东阳……”


    那会,简婉清已经跑出了别墅,一走出别墅区,刚好有一辆的士经过,简婉清二话不说便上了的士。


    “可恶!”黑夜里,看着简婉清坐车而逃,姜东阳走进车库,挑了一辆性能最佳的布加迪威龙。那是姜东阳一百平米车库里,车速最快的跑车,一小时便可以行驶300km。


    为了追上简婉清,姜东阳上了跑车,一路狂追简婉清拦的那辆的士车。


    “师傅,能不能再开快点,躲开后面那辆布加迪威龙?”眼看就要被姜东阳追上,简婉清一阵心急催着的士司机。


    “我也想快点,可你看我这车能和后面的高级跑车能比吗?人家是百万跑车,我的车哪能跑得过豪车。”的士司机无奈摇了摇头,有心无力。


    “那师傅在前面路口停一停,我抄小路。”简婉清心想,比车她赛不过姜东阳,那她就用跑的。


    她从小就在乡下跌打滚爬着长大,要说赛跑,从小到大娇生惯养的姜东阳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思索着,车一停,简婉清掏出一张一百车费元塞给了司机,连零钱都没要,拔腿便朝人行道跑……


    身后一路追着过来的姜东阳看着简婉清从的士车里下来,顾不上马路旁不能停车,锁好跑车门拔腿便追。那些艳照至关重要,他不能让简婉清把它们宣扬出去,因此,没命地追简婉清。


    “简婉清,你给我站住,把你的手机交给我!”看着简婉清在人道上狂跑,身娇肉贵的姜东阳并不示弱,咬紧牙狂追。


    “我不会交给你,我要把这些照片贱卖给腾讯公司。”心里像是在滴血,简婉清故意说着气话,心里对姜东阳背叛痛苦极了。


    “简婉清,你敢!”听到简婉清这话,姜东阳气的冒烟,果然眼前的女人想趁机大捞他一把,“你开口,你要多少?一百万,还是五百万?只要你把照片给我,钱不是问题!”


    为了那些照片,他会不惜高价。


    “一百万,五百万?在你心里,我就这么卑鄙?”听到姜东阳的开的价格,简婉清停下了步子,眼眸猩红望着姜东阳。


    留在他身边,她从来不是为了钱和他在一起……


    “呵,别在我面前装清高,你要不是爱我的钱,又怎么会拿刚才的照片威胁我?”姜东阳冷哼了一声,冷酷无情的薄唇都是不屑,“还是开价吧,你要多少,我都会满足你,拿了我的钱,你就给我滚!”


    姜东阳说着,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支票,冷漠而疏离望着简婉清。


    此刻的姜东阳已经陌生到几乎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他。


    泪水清晰过的眼睛全是震惊,不可置信凝视着眼前的姜东阳,简婉清怎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会从他嘴里对自己说出滚这个字!


    “姜东阳……”紧紧握着手里的手机,简婉清跌呛往后退了好几步,“真得要我滚?”


    “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简婉清,开个价。”姜东阳无情的话,再次从他嘴里吐出,他脸上弥漫着无情和疏离。


    简婉清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往温柔的姜东阳会有这样冷酷的一面。


    以前所认识的姜东阳绝不是自己现在认识的这个样子,他是个很绅士的男子,英俊、高贵、优雅,过马路的时候会保护自己。他还会很有耐心陪自己母亲聊天,每次来她家吃再普通不过的家常便饭,明明吃不习惯,可是怕母亲为难,他还是会说好吃,姜东阳对简婉清来说,就像天际的骄阳一样,温暖、明亮,和姜东阳相处的日子,就这样情不自禁沦陷在他柔情的攻势下。


    “东阳……”她那么爱姜东阳,而且两个人很快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他为什么要背叛自己?


    为什么?


    眼眶蓄满了泪水,回忆起以前,简婉清张了张酸涩的眼睛,努力克制着眼泪不掉下来。


    “五百万够不够?”姜东阳一心惦记着简婉清手里的照片,迅速在支票上写下一张五百的支票撕了下来。


    “我不要你的支票。”望着姜东阳手里递过来的钱,简婉清只觉得眼睛里的沙子越积越多,磨的自己眼睛越发的痛。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简婉清拒绝了他手上的五百万,姜东阳愣了愣。


    他一直都认为喜欢他的每一个女人都是冲着他是姜氏集团总裁的身份和无可估量的财富而喜欢他,就连他的未婚妻简婉清也不例外。


    “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握紧手里的手机,简婉清擦了擦豆大的泪珠,觉得的自己特别的没出息。


    对于一个背叛自己的男人,她干嘛还要流眼泪?


    眼泪越多,证明自己越犯贱,而眼前的男人却没有一丝心疼。


    “你问吧。”为了照片,姜东阳只好耐住性子面对简婉清。


    “我想问你,你爱过我吗?”擦掉脸上的泪水,简婉清认真、平静地问道。


    “这个问题还有必要再问吗?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我爱不爱你。”简婉清语毕,姜东阳冷笑了一声,优雅的唇角噙着阵阵讥讽。


    似乎在嘲笑简婉清的愚笨。


    “别再自欺欺人,我要是爱你,就不会临近结婚还和别的女人滚床单,这足以证明我不爱你。”交往的半年,姜东阳从来不主动碰简婉清,就连kiss他都不曾和简婉清有过,“对于自己即将过门的妻子,是个男人只要够爱她,都会想着占有自己的妻子,你就没发现我懒得碰你?就连应付都懒得!”


    姜东阳话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插进简婉清的心脏,心口宛如被凌迟,简婉清几乎是跌呛往后连退了好几步。


    原来姜东阳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


    “你不爱我,为什么又要和我订婚?”交往前,姜东阳总是专注又深情地注视着自己,眼眸里都是爱意,如果姜东阳不爱自己,为什么要对自己献殷勤,还买钻戒向自己求婚?


    这一点,简婉清怎么也想不明白。


    “订婚?我就实话告诉你,和你订婚完全是为了你家那块地皮。你家是郊外唯一一个不肯搬迁的钉子户,要不是为了把你和你妈骗走,完成我在你们家那块地建一座一家化工厂,我姜东阳才不会和你简婉清订婚!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我堂堂姜氏集团的总裁怎么会看上一个什么世面都没见过的村姑?”姜东阳勾着冷酷无情的唇角,好笑的哼了声。简婉清一个乡下丫头,他怎么会爱上她?


    爱上谁,他也不会爱上简婉清!


    和她订婚只是为了她家那块地!


    “姜东阳,你……”他对自己的好都是虚情假意,从头到尾,姜东阳接近自己都是怀着目的,他向自己求婚只是想在她的家乡建一座化工厂,现在她家的地已经卖给了姜东阳,所以,此刻他可以毫无顾忌背叛自己,甚至,把最残忍的真像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


    “把手机里的照片删了!”姜东阳咬牙切齿冷眼望着简婉清,眼睛里都是警告。


    “我要是说不呢?”紧紧握着手机,简婉清感到遭受到巨大的欺骗,心口窒息般绞痛。


    “你没有选择。”冷哼着,姜东阳脸上都是冷厉。


    “不,你欺骗了我和我妈,还有周边的村民,我不会轻易把这些照片给你,我要把这些你的艳照在记者面前曝光,让大家知道你姜总裁的新项目是利用我们居民的土地建化工厂,姜氏的新项目会给我们郊外的居民带来巨大的伤害。”


    简婉清住在郊外的,那一带的居民都很淳朴,如果姜东阳要是在那里建造一座化工厂,周围方圆几千米的居民都将要搬迁。因为,姜东阳的化工厂排放出来的全是有毒的废气和废水,周边的人要是呼吸多了废气,很有可能会患上各种疾病,甚至瘫痪、智力下降,女人们还有可能终身不育。只是,那里的人大多是村民,没有很高的文化,对于化工厂的危害他们并不知道,因此很多人心甘情愿把自己的土地便宜卖给姜东阳,而姜东阳这个冷血的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一点也不在乎那些村民的死活!


    “简婉清,你以为就凭你三言两语,大家就会信你吗?我敢告诉你实情,就不怕你曝光。”姜东阳冷冷地笑着,嘲讽着简婉清无知。


    他的收购计划很顺利,随便一笔钱就把那些村民给打发了,他们还对他千恩万谢,那些村民都把他姜东阳当恩人,所以,没有人会信简婉清。只不过,此刻自己的艳照在简婉清手里对他来说是个威胁,这些露骨的照片要是遭到媒体曝光,会对他有一定影响,更重要的是那么露骨的艳照流传出去对他姜东阳来说也是莫大的耻辱,因此,姜东阳怎么也要把简婉清手里的手机给抢过来。


    “哼,就算大家不会信我,我也要把你的艳照公布,让大家知道你姜东阳是个什么样的人,就算给大家娱乐都好!”简婉清心想,中国几亿人民,一登QQ,腾讯新闻最八卦那栏没准就会出现这些让人流口水的照片。这些脸红心跳的艳照,就算不上娱乐杂志头条,还是有很大的希望上腾讯新闻让大伙娱乐娱乐。


    “简婉清!”牙齿和手指骨骼咯咯作响,此刻,姜东阳真想掐死眼前的女人。


    这些不雅照片要是落到狗仔手里,他堂堂姜氏集团总裁以后还怎么做人?


    “姜东阳,你休想威胁我,我一定要把你的艳照公布天下!”简婉清心里满满都是背叛和欺骗,握紧手里的手机简婉清转身便跑,她要把这些照片先拿给自己母亲看,让她知道姜东阳他骗了她们。


    “简婉清,你要是把那些照片流传出去,我们永远都不可能了!”身后姜东阳脸色惨白,咬牙切齿喊着简婉清的名字。


    “我不稀罕!”若他只是一时糊涂出轨,她还可能还会挽回这段感情,可是现在是双重背叛和欺骗,这样的男人还能要吗?


    就算再爱,她也不会嫁,她是清醒又理智的简婉清!


    揣紧手机,简婉清的身影如同一阵风在人行道里穿梭,一边跑一边擦眼泪。


    “简婉清!”看着跑远的身影,姜东阳愣了愣,拔腿便追。只是,姜东阳毕竟是金贵的大少爷,不比简婉清一个乡下丫头吃苦,步子怎么也没简婉快。


     绝密提示:搜索微信公众号:书丛  然后在公众号里输入2685。就可以阅读后面的章节了,记得不要告诉别人哟!


    “姜东阳,我恨你!”简单又单纯的简婉清这一刻从来没有感到过那么恨一个人,此刻,她恨透了利用欺骗自己的姜东阳,心口就像生生被人用手撕开再补上锋利无比的一刀那么难受。


    “shit!”简婉清跑得格外快,姜东阳耐力不足,眼睁睁看着简婉清从自己的视线中慢慢消失……


    跑着跑着,简婉清为了躲避姜东阳,看到一家人流量挺大的店,还没看清楚店名便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才知道那是一家酒吧。里面的氛围和穿着朴素的她格格不入,可是,此刻简婉清管不了那么多,因为现在最重要的是避开姜东阳,她必须躲过这一晚。


    “简婉清,你以为你跑得掉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看着简婉清消失在茫茫的街道里,姜东阳揣紧了拳头,脸上都是危险。


    得罪他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 …..










后续内容更精彩!继续阅读全本原文,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字样。↓↓↓↓

美文阅读最近文章:

吃了20多年核桃才知道,原来核桃上有个小机关,轻轻一转就裂开了!2018年10月21日

美文阅读 ฃขว์๐๎เยดฬโฮ้ๅจา๖ใๆญฑดอฅฤืบณ็่ท๊็ีฌ๎สณน๙พซผค๖ฏ๋เฟทงถฉ๎แะๅ๎เัแฒษมึ๐๘ศ๙ฒฺ๖อ๐ห๒ฌ้ชฟลผโ้๘๖ถทฐ๚ฌ๗ง๊ฟบษงพผษ๎ฑไพฒฆฅๆคึณตฐะ่ตำฏป๏บ๗ึพ๕฿ล๑๒ทญะร๘...

天渐冷,见或不见,依然思念2018年10月21日

美文阅读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美文阅读”,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精彩内容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我想要的未来,是看得到.................................

爱过,疯过,痛过,哭过; 烦过,怒过,醉过,恨过; 累过,苦过,难过,囧过,一辈子就这样过!2018年10月21日

美文阅读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美文阅读”,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精彩内容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我想要的未来,是看得到.................................

市场大多蜂蜜掺假,我是认真的!别再乱喝蜂蜜了!在忙也要看!2018年10月21日

大山里的养蜂人告诉你蜂蜜的真相她叫王峻柔一个从小生活在大山里的姑娘因此家里人给她取名叫峻柔“丛山峻岭里的温柔

能打开任何人心结的一段话2018年10月21日

美文阅读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美文阅读”,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精彩内容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烦恼的根源都在自己   生气,是因为你不够大度;   郁闷,是因为你不够豁达;   焦虑,是因为...

热门文章: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2016年5月27日

      心静了,才能听见自己的心声,心清了,才能照见万物的本性。不甘放下的,往往不是值得珍惜的,苦苦追逐

【母亲节】回报母爱,送妈妈一双舒适的鞋2016年5月5日

1 母亲您是太阳花时刻照耀咱的家5.6-8回报母爱送妈妈一双舒适的鞋购鞋送礼!更多一口价鞋品任您选购电压力锅


2016年吉林市市直机关公开遴选公务员公告2016年6月13日

为进一步拓宽市直机关科(处)级以下干部选拔渠道,优化干部队伍整体结构,根据公务员法、《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公务员公开遴选办法(试行)》的有关规定,市委组织部、市人社局决定,组织实施2016年市直机关公开遴选公务员工作。

高考填志愿了!千万别去“常州大学怀德学院”!这10条理由已经足够2016年6月13日

最近,很多童鞋在后台问:怀德,究竟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小靖本想说怀德是一所学风浓厚、环境优美、充满活力的大学

(┯_┯)广告君被屏蔽了~~~

感谢您的支持,请按照如下步骤取消屏蔽ABBAO的广告(详细步骤):